王大虎

王大虎:王荻溪赌博之路

王大虎

王荻溪问道:“是什么人送你这么厚的礼 接了礼你反忧闷上了,怎么回事?”李细卿说:“你不问,我正难开 口说。这是黄公子送的,前些年他在这赌钱,赌了上千两银子,我 也曾得过他不少好处。今天他要来,还请相公您饶恕我,我得出去 迎迎他。等过后我多陪您几天,好补过。”王获溪说:“既然是位公 子要来,我出去回避吧。”李细卿装出一副高兴的样子说:“相公您 如此宽宏大量,是我两辈子也修不来的福分。

”王获溪站起身就要 走,那妓女又挽留说:“稍坐坐也不妨事!还有件事,黄公子这人 极其活跃没那么些规矩。待会儿我找机会提提,如果他愿意与你相 见,或许可以在一起说说话,你也帮我陪陪客,也算借着你们这几 位有名望的人,为我增增身价。”王荻溪本来是想回避的,只是听 说黄公子过去在这儿赌过钱,心中早已是十分喜欢。便又坐了下 来,命一个“仆人”服侍,在内屋一个人喝酒,叫李细卿到外屋迎 客 不一会儿,“公子”来了,李细卿从容奉上茶来,两人说些寒 暄客气的话后,“公子”站起身来,准备进里屋玩。李细卿慌忙请 止,说:“刚才有我一个外头的亲戚远道而来正在里屋吃饭喝水 恐怕无处回避。”“公子”笑着说:“X就是X,何必托言说是 什么外头的亲戚?既然是你的相好,就请来见上一面又有什 系,我生平从不吃醋。”说着便让两个“仆人”去请,不见出来, 文催李细卿说:“看来得你亲自去请。

王大虎
王大虎

王大虎

”李细卿只得进屋相邀。“公 见王获溪仪表非俗,便呵呵笑着说:“细卿也是个妙人,果 会挑上如此好才子。”两人叙过礼,一桑酒席已在院里摆好,“公 字”上座,王荻溪坐在前头,李细卿在左手相陪,席间谈笑风生, 并无一言涉及赌博。到了晚上,才索要骰子行酒令。“公子”开 玩笑说:“只怕我未曾通晓好‘色’。”李细卿说:“公子有一掷千 金的豪气,荻溪也有下赌万两的兴致,只是小女子不配为‘好色 。”“公子”说:“荻溪也喜欢赌一赌么?就赌明天早上的酒席如 ?”王荻溪说:“明天的酒席小弟做东了,何必赌呢?”“公子” 说:“白吃总不过瘾,一定得是赢来的才叫妙呢。”于是拿起骰子先 丢,没有色。王荻溪拿起骰子一丢,有色贏了。“公子”又说再 次,谁输了谁请一台戏,结果又输了。

赌兴大发,说:“荻溪 有如此妙手?我和你再一决输赢。”王获溪说:“不敢高攀,愿意相 陪。”两人赌了起来,互有胜负。 到了一更天的时候,“公子”输了上百两银子,李细卿抽了十 几两的彩头。正要收起骰子,说:“今天旅途劳累了,夜也深了先 去睡吧。明天看戏时在酒席上再翻本,再抬举我得点彩头。”“公 子因为输得多发怒还要接着赌。王获溪也发大话说:“如果还要 接来,以一百两银子为一堆,怎么样?不行就算了。”“公子”先 拿出银子来,以一百两银子为一堆放好。李细卿故意拿着骰子不 给,“公子”大怒道:“就此一掷,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了!”李细卿 把骰子交给“公子”,“公子”一掷即胜,赢得百两银子。又说: 再来一次。”又胜。“公子”说:“我生平好大不好小。二百两 堆如何?”正赌得兴起,忽然见门外有人打着火把抬看轿子来了。 接着有人慌慌张X来禀报说:“老爷正着急找您呢,快快回家 吧。

王大虎

”“公子”说:“我刚刚转过运来,干嘛要扫我的兴?”说着 掷,又赢了二百两一堆银子。家中的仆人又来催,急如星火,“公 子说:“我明天白天不来,晚上一定来接着赌。”王获溪留也留 不住,只得看着他走了。李细卿也装出一副又痴又呆的样子,慌慌 张张去送别。回来后,她埋怨王荻溪说:“人不能一路全胜。你先 前赢了许多,就应当见好就收。怎么公子’一要翻本,你反倒把 银子堆成大堆,就不晓得推辞,还说是赌惯了的,还没我这妇道人 家有见识。”王荻溪说:“我万两银子都输光了。输这三百两又算得 了什么,什么大不了的事,还至于这么怨恨。”在李细卿家又待了 几天,想等“公子”来,但终于没有等到,细卿再留他,但他已财 尽囊空,只得坚决告辞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