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虎

王大虎:何为作家才情?

这里主要指作家的文采激情。当作家的眼光长到山岳一样高远,学养在胸中形成汹涌的江河时,他的文采激情就会像庐山瀑布一样,“飞流直下三千尺”了。嵇元亦然。

作家的才情首先在培养、塑造自己特有的文学风格上彰显。风格出则精彩现,风格隐则不见作家面貌。长期做新闻工作的一些人,文字常流于直白平淡,嵇元则不然。他在新闻园地中耕耘的同时,还在文学园地里挥洒热汗,成长为记者兼作家的两栖人才,其秀润的风格也日渐形成。秀润,乃委婉秀美X之谓也,好似X山叠翠,碧波千顷;泉出幽径,流水淙淙;百鸟入林,婉转啼鸣;雨打芭蕉,滴滴含情。若以中国画比之,它分为苍莽和秀润等大类,“苍莽者古拙雄浑,用笔枯硬,如人之老年;秀润者,格调清秀,丰茂秀丽,笔润湿而酣畅,如人之青春”,她“千种宛转,万种风情,骨清神奇,蕴涵超迈”,在书法界,王献之就被推崇为秀润之典范。嵇元的风格不必和王献之攀比,却也日渐圆熟。且以穹窿山一节为例。从作者健步登山始,到缓步下山终,一路上边看边讲,谈古论今,释禅说道,言情状物,写景抒情,声色并茂,文采斐然,像资深导游精彩解说,又似渊博学者侃侃而谈,直自“满山X,一天月华;寺内寺外,俱应无眠”,适才点出此乃韩世忠将军玩月处,正是“佛之禅意,历史之天籁也”,其景也美,其境也幽,其情也浓,其秀润风格呼之欲出。

作家的才情在选材谋篇中彰显。即作者在写作上扬长避短,力求详略得当,形成自我特色。比如,一讲到苏州旅游,人们就会想到苏州园林、古城、古镇、古迹,其实除了市区之外,还有太湖、阳澄湖、长江、大运河、天平山、虞山,这些人们知之较少的景致,便成了作者出彩之点;此外,张家港、太仓、昆山、常熟、X五市也成了作者新的着力点。就人们熟知的比如拙政园等经典园林而言,作者也尽量避免图解式叙描,而是突出若干鲜为人知的趣闻细节,使其别开生面。至于人们很少涉足的小型园林,诸如艺圃、怡园、曲园、听枫园、五峰园等,作者也适时X其间,以拾遗补缺,从而将一个完整而纷呈的苏州园林展现在读者面前。

王大虎
王大虎

作家的才情在身心融入、融化中彰显。一般游记作家的融入,多是指旅途之中的人景融入、人史融入,而本书的融入乃作家前半生旅途和一座历史文化名城全方位的融入,是他的个人成长史和城市发展史的立体式融入。这种融入、融合、融化,带有人文合一、人城合一的浓重色彩,是一种灵与肉、骨与髓的紧密结合,达到难分难解、无法分割的程度,这也正是本书区别于一般游记文学的另一标志。

你看,平江路上,我们看到儿时嵇元的幼稚身影;虎丘、山塘,我们看到作为医务工作者的青年嵇元的矫健身影;金鸡湖畔、工业园区,我们看到嵇元成熟干练的记者身影;老浏河口、穹窿山巅,我们看到嵇元头发稀疏、走向老年的作家身影……生生息息半个多世纪的漫长岁月里,嵇元年年岁岁、日日月月,都在孜孜探求故乡的人文底蕴,他用情之专、用功之苦、用时之长、用心之细,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于是,才有了山塘街满街花香酿出的化不开的情;

才有了寒山寺二十多年不绝于耳的新年钟声;

才有了金鸡湖“飞龙在天”、“空中园林”的天上诗意街景;

才有了东山和西山的碧湖、青山、梅海、古柏交织的姑苏第一佳境;

才有了苏州绵长悠远的底蕴和翱翔九天、领飞全国的身影……

 

在本文行将结束之际,尚有一点言犹未尽,在我年迈多病、精力甚差之际,何以全力为嵇元友此书撰文呢?

其一,我想到退休文友的三种活法。一曰退而休之,停笔耕,享天年,这无可非议;二曰退而稍进,整理文稿,精选出版,以此为结,此句号画得比较圆矣;三曰退而精进,即凭借功力,再作开拓,再上层楼,又有喜人力作问世,此乃人生第二春也,可敬可赞。嵇元友尚未退休就如此努力,我为之擂鼓助威,岂不快哉!

其二,我视写作为生命,以己生命之泉为友人事业之树浇几许清水,人生之大幸也!嵇元梅开二度,我添一片绿叶,岂不乐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