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虎说事

王大虎:疯狂赌局(一)

王大虎

“额的神啊!又白白陪人睡了六个月!”

从“鬼金花赌厅”出来的小玉花容失色,一双眼睛已经没有了昔日的神采飞扬。她发出一声绝望的哀叹,身体如泥一般软软地瘫倒在休息室的沙发上。

绝望到彻底,痛苦到麻木。

“小玉妹妹,不是黑哥不放水(借高利贷)给你,我已经放了你11方(万),10天的水(利息)没算,按照行情,1000一天的水钱50元,11方一天就5500,10天就5方5000,还没有算水钱的水钱(利息的利息)……额,黑哥没读过什么书,算术不太行,详细的数字我让四眼天才算给你。这个小玉妹妹大可以放心,黑哥我虽然没读过几天书,但是通情达理,童叟无欺,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是三也不会说成四……”

一个庞然大物,大大咧咧地坐在小玉的旁边,沙发吱吱嘎嘎地深陷了下去!

此庞然大物名曰大黑哥,高有1米85,腰粗一米多几,重325斤。然而这些都不是他的特点,他的特点就是一个字:黑,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没有一处不是黑的。

见过他的人都会不约而同地想到:此物一定是从非洲非法入境的。

大黑不是从非洲来的,而是土生土长的。从8岁就开始在白水河市操社会,打架斗殴、偷盗抢劫、X民女,进派出所如回娘家,蹲监狱如回婆家。从15岁到45岁,30年有X的时间在监狱里,另外10年就是在干坏事情……

朗朗乾坤,X,做坏事情是没有什么前途的。

两年前,大黑从监狱里出来,发誓要洗心革面,浪子回头,重新做人。果然,偷盗抢劫真的没做过了,X民女也没干过了……

坏事情通通不干了。

大黑现在就做好事:提着一口袋钱救人于危难之中,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他,甚至赢得了许多人交口称赞,感激地叫他“现代及时雨”大黑哥。当然,他要吃饭,要X人满足生理上的需要,还有几个跟他学习的小弟要生活,所以,适当,合理地收点好处费也是应该的。

至于有的时候,向那些借钱,已经超过了还债期限,不讲信用,想赖账的人讨还的时候,动手敲敲人的肋骨,甩几个耳光吓唬吓唬一下,抵押别人的汽车这种小事情还是干过。但是天地良心,烧人家房子,扣押别人老婆来睡几天等恶劣之类的事情,这两年他是绝对没有做过了……

简单点说:黑哥就是在赌场里放高利贷的。

混赌场的人称之为“水公司”。

他有5个小弟,其中小鬼子、杀手张、飞龙、东北虎四人负责用电警棍、砍刀对付那些到期不还账的人。大黑对这种不讲信用的人深恶痛绝,必除之而后快。

四眼田鸡是读过书的人,白面书生啊!据说理科成绩优秀,算术一般都是99分以上,高考的时候作文仅仅得到5分。他用歪歪斜斜的字写了个题目,也能得到5分,说明他真的很优秀。但也从此与北大、清华失之交臂,沦落在白水河市风雨飘摇的街头卖烤红薯。

大黑喜欢吃红薯,小的时候,家里穷,红薯是唯一的食物。据考证红薯营养丰富,能强身壮骨。所以,大黑才如此之壮。

王大虎

他吃红薯的时候都挂账,不是没那点小钱,而是养成了这个习惯。他习惯了拿别人的钱,不习惯给别人钱,给了别人钱就要拿更多的钱回来。在白水河市,他在任何一家饭店吃喝都是挂账。甚至,他从监狱里出来的第一天,就住进了大皇家酒店最豪华的套房,一住就是一年零364天,没付一分钱的账。以前是住一间套房,而今是住了两间,另一间给他的五个小弟住。

忽有一天,大黑喝了点酒,感觉肚子饿,又来吃烤红薯。也许四眼田鸡的烤红薯对了大黑的胃口,一吃就是5个。吃饱之后,他满意地拍了拍大肚子,破天荒般地说:“几多钱,黑哥我一共吃了几多钱?”

“不用了……”

四眼田鸡身体单薄如纸,脸色苍白如纸,一双小眼睛在厚厚的镜片后面惊恐地闪动着,声音小得如蚊子哼一般。他是读过书的人,知道胳膊拧不过X,知道读书人斗不过流氓,知道做小生意就应该交X。

他惹不起大黑。

“不行,我大黑哥红嘴白牙,难道是吃白食的人?你算算,大黑哥——我一共挂了多少……”大黑哥心血X,良心大发。更何况人家大黑哥现在已经是发过财的人,不缺这点小钱。

“真不用了……”四眼田鸡提心吊胆,虽然他是高材生,却无法揣摩大黑哥的心思,以为是自己的烤红薯没有味道,让大黑哥不满意,要找个理由砸自己摊子了。

流氓砸人的摊子还需要理由吗?

“不要不行,今天你一定要收钱!大黑哥我不是赖账的人。”大黑哥义正词严。

“那我就说了……”四眼田鸡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小心翼翼地看了大黑哥一眼,人家可是堂堂正正。四眼田鸡脸色一阵白,一阵青,嗫嚅着。

“说。”

“黑哥你一共吃了1111个烤红薯,一斤的981个,一斤一两的102个,一斤二两的……本来一斤是两块五,但是黑哥打八折,一斤两块,一共是2943块零两毛……”

王大虎

四眼田鸡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X,你怎么算出来的?”大黑哥瞪着铜铃大眼,莫名惊诧。

“不会算错的,真的不会算错!我可是清华大学高材生……仅仅差一分……”四眼田鸡还在懊悔当年为什么没有多写几行字,说不定老师一高兴,就多给了5分,现在,还用得着卖烤红薯吗?

“X,天才啊!”大黑哥发出一声感慨!

他一拳头就砸碎了天才的烤红薯摊子,拎一只小鸡般把天才拎进了大皇家酒店。

四眼田鸡瑟瑟发抖:我命休矣!早知如此!何必卖烤红薯!

“给我算账!包吃包住包睡女人,每天给你200块……”大黑喜欢上了四眼田鸡。

四眼田鸡从此跟了大黑,吃香的喝辣的玩高档的,一天200块钱三天就结一回账,简直是高级白领生活。

还是读书有前途啊!

“天才,过来给小玉妹妹算算账。”大黑脸一沉,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吼声。

小鬼子、杀手张、飞龙、东北虎四人守在休息室外面,X,气势汹汹。他们要防备小玉逃走。

事实上,小玉根本没机会逃走。

大虎说事
大虎说事

四眼田鸡背着一个黑色皮包,里面是一大叠的票据。他算账是不用计算机的,他的脑袋比计算机还要好使。

“黑哥,不忙算账吧,我会想办法还你的……你看,我这几天就输了20多万,你缓我几天,行行好,我能赚的……”小玉30多岁了,十几岁从远方来到白水河市,用自己年轻的身体X。现在人老珠黄了,找她的客人少了,但是资源还在,就改行做了妈咪,一天也能收入千儿八百的。

“我缓你,谁缓我呀?我知道你有很多大老板朋友,向他们‘吱’一声,这点小钱算什么呀!”大黑拿出手机,脸如铁板刀枪不入,黑眼睛里透出阴森森的光:“别不好意思,谁没有困难的时候。说嘛,我帮你拨电话号码,电话费我出啊!电话费不算利息……”

王大虎

“黑哥……”小玉绝望地哭出声音来了。

“叫黑爹也不行,叫黑爷也不行啊!”大黑铁板钉钉,刀枪不入。

“大黑兄弟,小玉妹妹的账算在我的头上。”一个平淡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小玉浑身剧烈一震,顿时云开雾散,嫣然如花:“浪哥,你真是我心中的太阳,才想到你,你就出现了。”

来的是一个四十左右的男人,西装笔挺,衬衫如雪,有一张极富感情的脸,有一双深邃的眼睛,温文尔雅,成熟稳重,一看就是成功男人的形象,女人心目之中理想的男人。

小玉芳心乱跳,差一点就扑进了浪哥的怀抱。

浪哥名叫刘浪,就是这家赌场的老板之一。

大黑一见刘浪,立刻换了一副笑脸,并反手打了自己一个耳光,连连自责说:“浪哥,小玉妹妹的事情得罪了,兄弟也不知道……”

他抬起头,邪恶的眼睛不怀好意地看了看两人,想看两人是不是有暧昧的那么一腿。

“小玉妹妹,你先走吧!手里紧的时候,说一声,让大黑哥放一点。”刘浪平静如水,淡淡地说了句。

“我放,我放,一定放。”大黑连连点头。

“大黑兄弟,我们泡茶。”刘浪微微一笑。

“泡茶,泡茶,泡茶!”大黑连连说。

“浪哥,我先回去了,有空到我那里去坐一下。”小玉含情脉脉,一步三回头。

“嗯!有空常来玩几把……”刘浪没有看小玉一眼,他和大黑已经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大黑低着头,如一个犯了错误的学生一般规规矩矩地站在刘浪身边,小声问:“浪哥,这件事情是不是我又没有处理好?”

“今天你处理得不错,小玉是我们的客户,要让她心甘情愿地送钱上门,你凶一点,然后我出面,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刘浪淡淡地说。

“我明白了,暗中给人一棍子,明里把他送医院,歹人好人都是我们做!”大黑恍然大悟,摇晃着硕大的脑袋,裂着血盆大嘴嘿嘿直笑。

“喝杯茶,好好干!我刘浪有一口饭吃,就少不了兄弟们。”刘浪用镊子夹了一杯茶给大黑。

大黑受宠若惊。

在大黑和刘浪泡茶的时候,“鬼金花”大厅里忽然发出一阵惊叹声:“‘万输记’又输了……”

金花,普通的扑克牌去掉两张鬼牌(有些地方称之为大小王)每人分3张,XA为天尊,通杀一切,依次是XK、XQ、XJ,凡是X点数一样的统称筒子,花色一样牌,也称清一色。清一色之中又分清一色连牌,就是三张牌的点数是相连的,比如7、8、9或者A、K、Q;然后就是连牌、对子、杂牌。2、3、5的杂牌最少,简直微不足道。

金花玩法有明、暗之分。明就是看牌之后决定继续跟下去,或者弃牌;暗则是不看牌就决定继续跟注下去。暗有很大的风险,但是如果能暗到一手好牌,收获也很大。风险与机遇并存,魔鬼和上帝一起站在身边,这就是金花最为X的地方。

鬼金花,顾名思义,就是加了两张鬼牌的金花玩法。和金花玩法一样,只不过两张鬼牌可以代替任何一张牌,如果两张鬼牌同时出现,而两家又持有一模一样的牌。比如两家都是两张5和一张鬼牌,就成了两家都是X5的筒子,这个时候,两张5加大鬼的牌就大于两张5加小鬼的牌。也就是说,一副牌有54张,里面可能就有了六条A、K、Q。或者六条2、3、4,……

鬼金花还有一个特点就是2、3、5最微不足道的一副牌却能吃XA的天尊,在鬼金花的玩法之中没有绝对的天牌。这样的结果就是使牌更富千变万化,神秘莫测,也更X……

刘浪的赌场开在一个名字叫万盛制衣厂的大楼上,老板叫莫家森,是本村的村支书,在当地是个说一不二的人,刘浪也要叫他森哥。第一楼是服装厂,第二楼是鬼金花厅,三楼是天九厅。

鬼金花大厅。

一张巨大的大理石圆桌,可以围坐18个人,也就是说,可以同时让18个人玩一副扑克。这种盛况少有,但不是没有。一般七八个人正常,两个人也可以,两个人玩的叫对决。如果两三个人的时候,玩牌的人嫌人少,赌场老板就会让人陪玩牌。陪玩牌的人一般在赌场里占有股份,或者是经验丰富的赌徒、高手。赌场老板按一定的比例给他钱,输赢自己负责。这样的人在赌场里叫做配角。配角是高难度、高风险,也存在高利润的技术活,一般的人是无法胜任的。

鬼金花赌桌边,现在坐着6个人。大江,23岁,年轻,飞扬跋扈,有着不可一世的脸;光着上身,胸口有一条张牙舞爪的青龙文身;爆炸式样的头发,而且是红色的,一看就是蛊惑仔。他的身后站着一个相貌神情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头发是绿色的年轻人,是他的双胞胎弟弟小江。

小江只比哥哥大江晚到这个世界上5分钟。他的头发染成绿色就是为了让别人区别,谁是哥哥,谁是弟弟。

阿芬姐,40多岁,矮,胖,穿金戴银。老公在外经商,家里钱太多,所以常来赌几把,小赌怡情而已。

“万输记”,姓万,真名不详。本来是在一家大公司当书记,平生不好酒,不好色,甚至不喜欢钱,但是喜欢赌鬼金花。他赌博有一个特点,逢赌必输,所以就有了绰号叫“万输记”。以前赌得很小,一天输赢两三块钱。自从刘浪的赌场开起来之后,他每一个月会来赌两次,每次带一万块,输完就走人。

他一个月的工资只有2400元,还有一家老小,那点钱自然是远远不够输的。这些钱是他的小儿子准备结婚买房子的钱,一共是48万。他儿子在日本打工,明天就要携带儿媳回家结婚,不过那准备结婚的钱已经输得只剩下两万。

明天儿子就要回来了,要买房子,要结婚,可是钱没有了,我该怎么办?站在银行大门口,万输记黯然神伤。

鬼使神差,万输记居然把所有的钱都取了出来。他还要赌一次,他不相信,命运难道就这么不待见他吗?

最穷不是讨饭,而是欠账。不死就能出头,万输记还有一口气在呀!

万输记,该赢一次了;万输记,该出头了。

另外还有三个老板模样的男人,赌得眼睛血红。

阿芬姐雍容华贵,从容不迫。是的,家财万贯,有疼爱她的父母,有宠爱她、更会X的老公,还有一双活泼可爱、懂事的儿女。人生如斯,“妇”复何求?

万输记垂头丧气,哀叹连连。他上桌子的时候已经连续输了十几副,两万块只剩下不到两千块。

“输,输了,又输了……”丧钟已经在为万输记而鸣。

大江神采飞扬。他刚才连续赢了小玉几副牌,面前已经堆了厚厚一叠。小玉没钱之后离开了牌桌,就只剩下6个人在玩。弟弟小江在后面眉开眼笑:“哥呀!等把万输记的钱赢光之后,我们到‘天上人间’娱乐城四飞。”

这兄弟俩有点禽兽,四飞就是叫四个女人同时为两兄弟服务。

“弟弟呀,知道为什么我是哥哥吗?”大江一本正经地回头教训弟弟。

小江惊愕。

“今天赢了这么多钱,你就不能出息点,整个六飞或者八飞呀!”大江气派地拍打着面前堆得如小山一般的钞票,痛心疾首,恨铁不成钢!

“高呀!你是哥哥,我是弟弟。”小江彻底心悦诚服。

赌局继续开始。

“万输记啊!今天又大X了啊!”大江得意地半躺在椅子上,修长的指头如艺术家一般敲在大理石桌子上。如果面前是一台钢琴,大江就是钢琴家了。

“谁X还不一定呢!”万输记把一百块钱扔到桌子中间,低声说了句:“我暗,一百。”牌桌上是50元打底,2000封顶。

“要死枪朝天,不死好过年,万输记啊!我给你顶满,暗一千。”大江是暴发户,财大气粗,把一叠百元大钞“哗”地一下滑了进去。

“万输记疯了,大江弟娃本来就是个疯子,姐姐不陪你们了,你们疯吧!”阿芬弃牌,另外3人先后弃牌。

“暗一千。”万输记把面前的钱全部推了进去。他面前本来有一千多,但是按照规矩,最多也只能暗一千,多余的也不算。

“万输记,你输疯了,你面前已经没有钱了,还怎么玩?”大江得意地笑。

万输记一只手高高地举了起来,大喊一声:“水公司。”

“到。”小鬼子飞马杀到。他是帮大黑哥放水的,无论是谁,根本不怕收不到,也没有大黑哥收不到的钱。

“我要水。”万输记第一次开口要水。

“多少?”小鬼子忙问。

万输记伸出两个指头。

“天才,过来,拿两千。”小鬼子一声吆喝,四眼田鸡就拉开黑色的皮包,从里面拿出两叠。放水的钱1000只有950块,50块是先抽了一天的水。

“万输记,放水的规矩是下山兑(赌局结束之后还钱),晓得不?”小鬼子把钱递到万输记面前的时候提醒了句。

“晓得,我万输记输了48万,什么时候要过水的?”万输记用浑浊的眼睛瞪了小鬼子一眼,哼了一声说,那气势就是小鬼子狗眼看人低。

“好。”两叠钞票落在他的面前。

万输记现在可以看牌,然后用这1900块启牌(让别人亮出自己的牌比大小,赢的得到桌子上的钱)。赌场上的规矩,借水钱跟牌和启牌,差一两百元很正常,没人计较。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万输记居然连暗了两手。

大江跟暗了两手,面不改色。

万输记看牌,他把牌按在桌子上,只掀起了一个角,看过三张之后,所有的人都清楚地看到他干瘦的手指头微微颤抖了一下。

“万输记,你总是输!不行了是吧?快点投降吧!”大江得意地大笑。

“红牛。”万输记猛地坐直了身体,高喊了一声。他要的是红牛饮料,赌场里饮料和烟都是免费供应的,有专门服务的美丽小妹。

一罐红牛放在万输记的面前。

万输记抓起红牛,一仰脖子,一饮而尽。

“小妹妹,来,给哥哥点支烟。”大江对服务小妹一个飞吻,一个媚眼。

“水公司!”万输记把红牛罐子重重地拍在桌子上,一声大喝。

气吞山河。

“万输记雄起来了,万输记雄起来了……”看热闹的人们发出啧啧的赞叹声。

“到。”水公司以最快的速度杀到,其实根本就不曾离开过。

万输记高高地伸出五个指头,抬头看天,是看着天花板。

“五千?天才,拿五千!”小鬼子欢快地吆喝起来。

“不是五千,是五方。”万输记没有低头,说的话一字一顿,掷地有声。

“五方?”旁观的人都发出惊叹声。

“五方?”小鬼子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么大的数目,我做不了主,我问问黑哥。”

其实大黑与刘浪都已经进了鬼金花大厅,他们是被里面热闹的呼喊声吸引进来的。大黑是唯恐天下不乱的禽兽,别人越赌得厉害,他就兴奋得越厉害。刘浪平静如水,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诧异的神色。因为他经历的赌局太多了,没有什么值得他惊讶的。

“给他十方!十方!”大黑看了刘浪一眼,丹田提气,吼的声音足以冲破天花板。

看见了吧!是不是唯恐天下不乱的禽兽?

四眼田鸡立刻拉开皮包,认真地数了十方,整整齐齐地摆放在万输记的面前。

大黑咧开大嘴,白牙森森。

别以为大黑比猪笨,他比猴子还要精明,最主要的是他有一个天才型的助手:四眼田鸡。对于常来赌场的人,谁家有几间房子,谁家是奔驰车,谁家是奥迪车,谁在外面包养了个小情人,谁又和谁的老婆有一腿,他的心中有数,这样就能避免放水之后收不回来。

万输记在赌场里输了几十万,却从来没有找过水公司,说明他有钱,而且还有一套房子,更有一个在小日本打工的儿子。十万块对这样的家庭而言,不是大数目,更何况放了水有水钱,这么好的事情不做才是猪。

所以,大黑哥就给了他十方。

“跟了!”万输记坐正了身体,中气十足。

“万输记想吃我的鸡?我大X鸡可不是那么好吃的,要吃也得吃高价的鸡。”大江连暗了三次,万输记面不改色地连跟了三次。

“不挑不抬,就看三张牌。”

大江口中念念有词,他的头几乎是贴在桌子上,一边看牌,一边虔诚地呼唤:“来到,来到,来……到!”

最后一个字几乎是断喝,“啪!”大江重重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呼”地一下,站了起来,手一挥,两叠钞票潇洒地跌在桌子中间。

满屋皆惊!

“年轻人,冲动是魔鬼,要冷静,再冷静!继续冷静!”万输记一反昔日灰头土脸失败样,淡淡地看了一眼大江,而且以一种曾经沧海的口吻劝导他。

现在的情形看起来,两人的手中都拿了一手好牌,势必将上演火星碰撞地球般的大战。果然,两人面前的钱如戏法一般堆积到中间,决定生死的时刻就要来到了……

很多人都屏住呼吸,紧张地等待最后激动人心的时刻。

而刘浪却已经退出了鬼金花大厅。这是他的场子,有专门的小弟负责发牌和提防出千。在这里,赌博是公平的,也正因为如此,他的赌场才能长盛不衰。

许多赌场的命运就是十几天,或者一两个月,而刘浪的赌场已经快开了一年多。

刘浪虽然没有看到两人的牌,但是他知道,谁是赢家,他有一双别人没有的眼睛。赌博,赌的不仅仅是钱,还有智慧与勇气。

台面上,大江得意忘形:“万输记,不,老家伙,我这副牌可以和奥巴马赌美国华盛顿。我也不想赶尽杀绝,我先开了你的牌,尊老X,怎么说也是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传统美德,我X的也学一回……”

大江神气活现地把三张牌一一翻开。大厅里一片惊呼和羡慕之声。

XA,王牌中的王牌。

万输记浑身剧烈地摇晃了一下,浑浊的眼睛直直地盯着那三张牌,立刻发出奇异的光芒。是恐惧?是惊讶?是绝望?还是愤怒?

“老家伙,不,老东西,你不要去跳楼啊?你还有X没有输呢!你家里老婆子也没有输掉呀!”大江得意地狂笑了起来。

无论是谁,拿到这么一手好牌,而且面前又是那么多的钱,想不得意也不行呀!

万输记浑身颤抖得更厉害,额头汗水如雨一般“啪嗒啪嗒”地往下滚落……

“老家伙,开牌吧!我们赶时间去八飞呢!”小江不耐烦地吼了起来。

“小X,跳楼吧!应该跳楼的是你们!”万输记额头上的青筋乱跳,一双眼睛大放异彩,被压抑得太久的怒吼声从喉咙之中冲了出来……

猛地翻回了牌,赫然就是2、3、5,最小的杂牌,就是这最小的杂牌,却是XA唯一的克星。

静寂,X一般的静寂。足足两分钟。然后,爆发了满屋的惊叹声。

这是白水河市十年内唯一出现的一次奇迹,2、3、5的杂牌对决XA天尊,而且台面上的钱有20多万……

“X。”大江一头就磕在大理石桌面上,头破血流。

“X。”小江仰面朝天地摔倒在地,气急攻心,口吐白沫。

旁边几个看场子的人七手八脚地把大小江拖到了一边……

发牌的服务生按照百分之五的比例抽了水钱之后,把钱推到了万输记面前。大黑立刻收回了自己的11万水钱。一大片赞美声包围了万输记:“万输记真是神机妙算!”

“胆大心细!”

“牛X,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鬼金花大厅暂时没有了赌局,大小江兄弟灰溜溜地出了场子。大江回头看了一眼,恨恨地道:“赢了的人都是诸葛亮,输了的人全部是猪一样,X!”

“哥啊?咋办?”小江六神无主,问大江。

“还能咋办?按照惯例,开工!”大江挥了一下手,有些沮丧,但是自我安慰了一下:“反正钱也不是我们造的,反正,别人已经替我们准备好了钱!”

兄弟俩有一辆黑色的大绵羊摩托车,赢了钱之后,兄弟俩用这车载上女人逍遥快活;输了钱之后,兄弟俩就骑着这车如无头的苍蝇一般乱窜、抢劫。

这就是他们的生活。

后备箱里,有一把一尺半长,寒光闪闪的砍刀。

大江开车,小江拿着砍刀,摩托车发出一声怒吼,冲出了白水河市区。

此刻,夜幕才刚刚降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