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虎

王大虎:人的意识是500万亿个微生物的代表

王大虎

人们经常说“心里如何想,”可是理性经常告诉我们,大脑才是人的思维与意识主体。不过哥伦比亚大学的迈克·格尔松教授最新研究发现,在人体胃肠道组织的褶皱中有一个“组织机构”,即神经细胞综合体,该综合体能独立于大脑工作并进行信号交换,它甚至能像大脑一样参加学习等智力活动,同大脑一样,为第二大脑提供营养的是神经胶质细胞,还有负责免疫、保卫的细胞。另外,像血清素、谷氨酸盐、神经肽蛋白等神经传感器的存在也加大了它与大脑间的这种相似性。

科学家发现,胃肠道细胞的数量约有上亿个,迷走神经根本无法保证这种复杂的系统同大脑间的密切联系,胃肠系统之所以能独立地工作,原因就在于人体第二大脑。第二大脑的主要机能是监控胃部活动及消化过程、观察食物特点、调节消化速度、加快或者放慢消化液分泌。十分有意思的是,像大脑一样,人体第二大脑也需要休息、沉浸于梦境。第二大脑在做梦时肠道会出现一些波动现象,如肌肉收缩。在精神紧张情况下,第二大脑会像大脑一样分X专门的荷尔蒙,其中有过量的血清素。人能体验到那种状态,即有时有一种“猫抓心”的感觉,在特别严重的情况下,如惊吓、胃部遭到X则会出现腹泻。所谓“吓得屁滚尿流”即指这种情况,俄罗斯人称之为“熊病”。

王大虎

医学界有一种叫神经胃的术语,主要指胃灼热、气管X这样强烈X反应。如果加强X,那么胃将根据大脑指令分X会引起胃炎、胃溃疡的物质。相反,第二大脑的活动也会影响大脑的活动,比如,将消化不良的信号回送到大脑,从而引起恶心、头痛或者其他不舒服的感觉。人体有时对一些物质过敏就是第二大脑作用于大脑的结果。科学家还需要进一步研究,他们还没有弄清第二大脑在人的思维过程中到底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纽约西奈山医学院的神经科学家罗伯特·马格斯基的一项研究表明,存在于舌头上的能检测甜味的蛋白质,也存在于胃肠道,在这里,它们同样能尝出糖果的味道。肠道也能品尝出食物的味道,肠道对味道的感觉与舌头品尝甜味方式是一样的。马格斯基认为,人有意识的体验肠道品尝甜味的味道,也可能失败,但是肠道对味道的感觉,会以其他形式体现出来。比如,人们吃了某种食物后,会有特别满足的感觉,尤其是鲜美X、香甜可口的食物会让你产生非常幸福的感觉。

王大虎

当人吃完东西,嚼碎的食物就会进入胃部,胃部得到进一步消化后就进入小肠。在这人体小肠里,食物会被分解成各种组分,比如葡萄糖。糖分子与肠道上的蛋白质受体结合后,就会促使肠道释放激素,调节胰岛素的生成量和我们的食欲。马格斯基说:“在肠道上,很可能存在会对糖分子、脂肪分子、氨基酸分子甚至‘苦味分子’作出反应的细胞,这与舌头对酸甜苦辣作出反应的机制很相似。因此,我们的肚子也能品尝味道。”

王大虎
王大虎

不仅仅肠胃能够有味觉感受,最新研究表明,血液也能够识别食物的气味。2013年,一个科学家彼特—谢伯尔勒带领的科研小组研究发现,血液能够识别到食物的气味。谢伯尔勒指出,血液细胞不仅是鼻子中的细胞,也是气味接收体。仅有少量食物的味道被鼻子和舌头的接收体所识别,食物气味分子的主要成分进入人体胃部,与血液发生接触,最终抵达人体内部器官。多年以来,我们曾猜测人体内部器官可能具有第二种功能,可以探测到气味和味道成分。他和同事重点调查研究生物胺,例如,巧克力、热可可、肉类、牛奶和奶酪等都含有这种“化学信使”。研究小组隔离人体血液样本中的主要血液细胞,观察研究它们如何发生反应,包括各种X性食物和饮料。他们发现像鼻子跟踪分析刚出炉肉桂小圆面包一样,血液细胞会朝向巧克力等食物的“引诱剂”气味成分移动。谢伯尔勒指出,血液细胞不仅是鼻子中的细胞,也是气味接收体。此外,科学家还发现心脏、肺和其他身体部分也具有这样的功能。

王大虎

肠道细菌能影响情绪: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居住在肠道里的细菌居然也有可能会影响大脑,从而导致影响一个人的情绪和行为。肠道细菌会通过大脑影响你的情绪。你肯定会不相信,但是在看完下面的一项研究后,你或许会开始重视你的肠道细菌,因为它有可能就是你火爆脾气或者软弱不堪的“源头”。

来自科克大学的贾维尔·布拉沃博士和他的团队是这项研究的发起者。他们将小白鼠分为两组,一组使用在酸奶和很多乳制品中都含有的乳酸杆菌属鼠李糖乳杆菌制成的特别食物,而另一组则不使用含有这一物质的食物。在通过这种方法培养一段时间后,研究人员开始了测试。

他们的第一组测试是以封闭和敞开的迷宫为测试,让两组小白鼠分别X选择,结果是食用过鼠李糖乳杆菌的小白鼠更愿意进入开放的隧道迷宫,数量是未食用鼠李糖乳杆菌小白鼠数量的两倍,这也意味着它更愿意去进行新的尝试,拥有更自信的心态。

而另一个测试则是将小白鼠放在一个密闭的、装有水的容器里,未食用鼠李糖乳杆菌的小白鼠在经过一小段时间的游泳自救后就放弃了,使得研究人员不得不将它们救出来,而食用了鼠李糖乳杆菌的小白鼠则不停进行游泳,直到体力耗尽。

这个实验也直接表明了食用了鼠李糖乳杆菌的小白鼠拥有更加积极的心态。在进行这两项测试的同时,研究人员对两组小白鼠体内的皮质酮含量进行了测验,食用了鼠李糖乳杆菌的小白鼠在应激条件下分泌的皮质酮含量比未食用鼠李糖乳杆菌的小白鼠低很多,而有助于促进脑活化性的γ-氨基丁酸也是食用了鼠李糖乳杆菌的小白鼠更多。更神奇的是,当布拉沃博士将联系肠道和大脑的神经——迷走神经切断后,两只小白鼠之间的以上差异就瞬间消失了。

因为布拉沃博士现在还没有找到确切的证据证明迷走神经在这项研究上对动物的重要性,比如他们还没有完全的了解透彻迷走神经所起的作用到底是什么,所以还不能完全证明生活在肠道里的微生物能够影响动物的情绪,而且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人类是否在食用了鼠李糖乳杆菌后也会有这些表现。虽然在布拉沃博士进行这项研究之前,已经有其他科学家利用细菌疗法成功地缓解了精神病状患者的肠道综合症,但研究人员依旧不敢轻易地下结论。

当然,如果这项实验以后被证明是可行的,那么我们不得不对一些使用抗生素的病症,例如糖尿病、哮喘和肠道疾病等重新确定治疗方案,因为我们在使用抗生素杀死有害细菌的同时也会杀死有益细菌,所以有必要了解哪些有益细菌会被“无辜”地杀死,从而有针对性地进行补充。这项研究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

王大虎

最新研究显示,我们的大脑除了推理能力,还能够下意识地进行阅读和基本计算,潜意识似乎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强大得多。这项发现引发了对抽象思维的一些思考,也支持了“算数并非人类特长”的观点。先前的研究显示,我们的大脑能够下意识地处理一些简单的单词和数字。为了研究我们的潜意识能否处理更复杂的任务,来自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瑞安·哈森(Ran Hassin)和他的同事们利用一种称为连续闪动抑制的技术来完成这项实验。“这项研究提供了可靠的证据,证明了人类能够潜意识地处理复杂的任务,”来自波尔多大学的弗朗西斯科·里克(Fran ois Ric)说,“这可能将改变我们对大脑运作机制和对“推理”的认识。”既然实验说明了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大脑能够进行算数和阅读,那么研究结果就能支持“推理并非人类专利”的言论。里克表示:“人和动物的推理能力永远都是争论话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