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虎说事

王大虎:动物界的X体意识

王大虎

蚂蚁的X体智慧:蚂蚁一直是人类重点研究的对象,大多数时间它们像蜜蜂一样,体现的是X体智慧,当然蚂蚁也有个体的意见,个体蚂蚁信息在觅食、抚养、筑巢、寻找巢穴,抵御外敌等方面都发挥了重要作用。科学家认为,蚂蚁个体的智力有些迟钝,但由于个体之间的相互影响,作为一个X体的蚂蚁却能够作出聪明的决定。在成为X体一员前,个体的大脑细胞不过是一个“废物”。在动物世界,这种行为拥有令人吃惊的普遍性,从蚂蚁到蜜蜂等,很多动物都依靠X体的力量面对各种生存挑战。

 

图130 蚂蚁的X体智慧(图片来源:微图网)

有些蚂蚁能够建造结构坚固的巢穴,他们的巢穴能够装下10吨水泥的容量,俨然像一座经过建筑师精心设计的城市,有空气调节系统,冬暖夏凉。一些蚂蚁长有专职的锯齿,在植物上把喜欢的叶子锯断,植物下面专职运输的工蚁把叶子从外面运回巢穴。它们在植物叶子上种植自己喜欢吃的菌种,蚂蚁很像农场主,很多人认为,这是只有我们人类才能上演的壮举。

王大虎

大多数的蚂蚁可以使用眼睛进行导航,但是一些凶猛的军蚁则完全是没有视力,这会导致它们可能会迷惘而没有目的地一直绕圈子,陷入“自杀螺旋”,最后它们会筋疲力竭而死亡。其作用机理非常简单,由于军蚁几乎不能用视力,那么就会寻找前面一只蚂蚁留下的气味等信息,这样越来越多的蚂蚁加入到这个队伍中,并形成一个巨大的螺旋形状。蚂蚁陷入“自杀螺旋”后并不会意识到这是一条不归路,一直打圈直到没力气走下去,世界上最大蚂蚁“循环磨”直径达1200英尺的大圆圈。

如果将几百只军蚁摆在桌子上,它们会沿着一个圈爬动,只能筋疲力尽走向死亡,似乎非常愚蠢。但一个蚂蚁王国成员数量达到数千或者数百万只,它们便可调节温度,决定何时安营扎寨,何时睡觉或者打点行囊离开。有时候,它们甚至会利用超个体智慧协同作战,令人感到吃惊的是,成员数量越多,蚂蚁的X体智慧就越高。

一些种类的蚂蚁像游牧X一样,喜欢不断迁徙,整个庞大的族X托着自己的孩子,当蚂蚁没有陷入“自杀螺旋”时,它们是动物世界中最凶猛的团体,它们在“行军”途中可以保持沉默,一旦遇到自己可以吃的,就会横扫而过,疯狂地嘶咬自己的目标猎物,毒蛇、狮子、老虎都会成为它们口中的粮食。它们遇到森林大火、河流的时候,就会团成一个大球,滚动而渡过难关,外面的蚂蚁被烧死或者淹死,里面的幸存下来的蚂蚁就会继续繁衍后代。

大虎说事
大虎说事

蚂蚁等级森严,分工细致,同一蚁X内的蚂蚁个体拥有着相同的遗传物质,但对于不同等级的个体,它们在行为和形态上差异极大。科研人员推测蚂蚁等级分化的过程可能与干细胞分化有点类似,其中表观调控机制很可能在蚂蚁的社会等级分化中起着重要作用。

王大虎

由纽约大学医学院、华大基因等单位联合完成的蚂蚁DNA甲基化研究表明,某些与等级分化及发育变化相关的差异甲基化基因在这两种不同的蚂蚁中是保守的,例如与繁殖、端粒维持和非编码RNA代谢调控等相关的一些基因。他们还发现某些基因位点发生了单等位基因甲基化,而对于个别基因位点,哪个等位基因发生甲基化取决于蚂蚁的社会等级。华大基因该项目负责人李启业表示,深入研究比较这两种蚂蚁不同发育阶段不同社会等级样品的DNA甲基化特征,发现了许多在蚂蚁中保守而有趣的甲基化模式,并证实了DNA甲基化调控对蚂蚁等级分化的重要作用。

蚂蚁与蜜蜂一样是属于集体智慧的生命,单独一只蚂蚁或者蜜蜂不能体现出X体的智慧来。单独的蚂蚁或者蜜蜂功能单一,但互相交换信息,负责交战的蚂蚁与蜜蜂会战斗,直到死亡。

如果将蚂蚁X体比作人体,那么战士蚂蚁就好比人体免疫系统,毫不犹豫地进攻对那些侵犯整体的敌人。事实上,蚂蚁之所以分工不同,从出生开始,其基因就注定了其逻辑,就好像人类从胚胎开始到后期不同功能组织的细胞后期分化一样,只是蚂蚁更能体现出单独个体与集体。而人体看上去更像是独立的个体,单独的蚂蚁就像人体中的细胞或者功能单位,蚂蚁的集团意识及行为就像一个独立人的个体意识。

不仅在蚂蚁与蜜蜂界,而且在鱼类、狼、鸟X等方面也往往体现出一种集体智慧行为。

 

 

鸽子的决策机制

 

鸟X摆出酷似兔子造型摆脱猎鹰X:

鸽子等鸟类X飞时总能“步伐”一致,堪比特技表演。英国和匈牙利科研人员发现,鸽X在飞行过程中实行“X”,所有鸽子都能参与决策,从而协调X体行为。英国牛津大学和匈牙利厄特沃什大学研究人员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联手实施这项研究。鸽X中的“首领”通常在鸽X前端飞行,但大多数“地位较低”的“跟随者”同样可以影响X体的飞行方向。鸽X的决策制定机制实际上更为“成熟和精练”,“每一只鸽子都能对X体行为作出某种形式的贡献”。研究者比罗把这种决策制定机制称作“灵活的领导X”。这使得个体可以对X体施加影响,让鸽X飞行成为“让人惊叹的特技表演”。

 

图131 成X结队的椋鸟素来以能在空中形成各种各样的神奇形状脱猎鹰X而著称,这一次,它们又向我们展现了这种非凡的才能。(图片及参考资料来源:《鸟X摆出酷似兔子造型摆脱猎鹰X》新浪科技,2010年2月20日,图片由英国牛津大学和匈牙利厄特沃什大学提供。)

比罗认为,尽管每一只鸽子都能参与决策,但并非完全平等。“鸽X中没有一个特定首领,但也没有那种所有鸽子都能平等‘投票’的决策制定机制。尽管每一只鸽子都能参与‘投票’,但‘投票’的分量取决于鸽子的地位,”地位较高的鸽子可以制定影响较大的决策,它们比地位较低成员的决策更有分量。后者的决策只能影响等级比它们更低的成员,“这不是一个完全X的X,而是一个等级X,在鸽X中,“首领”与“追随者”的角X分“动态、可变换”,“长期来看不可预见”。

 

王大虎

比罗认为:这项研究对除鸽子外其他动物集体行为的研究具有参照意义,如鱼类、野牛甚至人类。如果这(鸽X决策制定机制)是经由进化形成,如果这具有选择优势,即代表着一种有效的决策形式,那么其他种X可能用样存在这种机制,包括人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莱内卡曾斯认为:这项研究首次展示了动物的等级制度实际上来源于非常错综复杂的X体行为,为动物X体行为研究铺平新道路。

 

 

总结:个体意识与集体意识的合作与进化

 

有机复合体里的每个单独的成员向有机复合体提供营养,保持集体的生存,而水母非常类似于火虫这样的有机复合体的演化。这种演化为单细胞生物,向多细胞生物,从简单的多细胞生物向简单的多细胞动物。从简单的多细胞动物向具有重要独立器官功能的复杂动物提供了路线图。

从细胞集体意识及多细胞进化角度来看,多细胞生物意识来源于多细胞生物整体合作的结果。在多细胞形成的集体里,个体有自己的独立性的同时,也会在集体里承担角色。地球多细胞生物因为出于对食物,安全等的需要,能够合作并分工。随着多细胞生物向更大的X体演化,各个负责分工的区域功能会变的强化,基因会相应的调整,单独的器官开始出现。有的负责猎取食物,有的负责消化,有的负责分泌有的负责X,有的负责释放能量,有的负责运输,有的负责记忆并进化出大脑。这种进化是渐进的,反映了意识及生命的整体性。同时细胞也具有独立的体外生活的特性。在进化的过程中,大型动植物开始出现,但是其他微生物继续与这些大型动植物形成一种共生,共同进化的命运共同体,有的甚至以各种方式融入其中。你只是500万亿个微小的生命体服务,你是他们的代表、集合。

在这里,我们完全可以看到生物从单细胞进化到多细胞的合理性,它们就像人X一样,它们能够交流,改变角色,共同合作与分工,体现X体的智慧。当它们形成长期的合作,一个表现整体意识的多细胞生物诞生了。多细胞生物不断的进化,就会继续多样化,然后从陆地到海洋,从低级到高级,这些都是微生物的内在与大自然环境外在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正像线粒体进化到人体细胞之内那样,有功能的有机分子之间,有机分子与线粒体细菌之间也会进化到共同分工合作的结果。

蚂蚁与蜜蜂是一样是属于集体智慧的生命,单独一只蚂蚁或者蜜蜂不能体现出X体的智慧来。单独的蚂蚁或者蜜蜂功能单一,但互相交换信息,负责交战的蚂蚁与蜜蜂会战斗直到死亡。如果蚂蚁X体比作人体,那么战士蚂蚁就好比人体免疫系统,毫无犹豫的进攻对那些侵犯整体的敌人。而事实上,蚂蚁之所以分工不同,蚂蚁从出生的开始其基因就注定了其逻辑,就好像人类从胚胎开始到后期不同功能组织的细胞后期分化一样,只是蚂蚁更能体现出单独个体与集体。而人体看上去更像是独立的个体,单独的蚂蚁就像人体中的细胞,或者功能单位,蚂蚁的集团意识及行为就像一个独立人的个体意识。

不仅仅在蚂蚁与蜜蜂界,在鱼类、狼、鸟X等方面也往往体现出一种体现集体智慧行为。

生物的演化为人类社会的进化提供了一些线索与依据。人类从族X,到国家,从公司到全球化,很多的行为与生物X体的进化路线似乎异曲同工。

 

 

王大虎

虽然动物并非都对人类友善,在与动物交往过程中,人应该有自我保护意识,但是很多动物经过进化相处也成了人类的朋友,甚至救人性命。

在这里我们要问的是,动物的行为是经过思考的,还是出于本能?

虽然人们并没有在现实中见过那只叫做加菲的猫,也没有体验过老鼠杰瑞的恶作剧,但是在动物X体生活中,动物的行为却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范畴,他们有自己的社会。和人类X体一样,会互助,懂合作与分工,重感情,会思考,甚至计算。它们之间有淑女,有绅士,有见义勇为的英雄,也不乏流氓。如果世上真的有“海力布石头”,把它含在嘴里就能听懂动物说话。那么,我们的星球将比现在更加精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