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虎

王大虎:动物的语言

王大虎

长期以来人类认为语言是自己特有的,但是随着科学证据的增多,我们发现语言在动物界存在普遍性,比如本章列举的大象与海豚之间。

鹦鹉会说人话,但是世界有三只神奇的动物哺乳动物不仅会说话,而且会与人沟通,他们分别是一只名为诺克的白鲸,胡佛的海豹,Koshik的大象。在20世纪70~80年代,英格兰的水族馆里生活着一只叫胡佛的明星海豹。它开始有一个渔夫喂养的时候只能说出模糊的英语,后来被带到水族馆时,它已经能够用较重的新英格兰口音模拟包括它名字在内的短语了。Koshik是生活在韩国动物园的一只雄性亚洲象,它会模拟五个不同韩国单词的声音。科学家们认为它自学“说话”是为了与它的人类管理员沟通。因为在它生命的最初五年里,它是整个动物园的唯一一只大象。但是,人们认为它似乎并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白鲸诺克曾经被美国国家海洋哺乳动物X会饲养了长达数十年,可惜的是只有在诺克离世五年后,研究人员检查了几X老的录音带后,才了解诺克已经学会说话,并开始试图与潜水员沟通。它开始模拟周围潜水员和生物学家的声音,它会重复少量不同的单词来尝试得到人们的某种回应,但是数年来都没有人留意到。直到最后一名潜水员误把诺克的重复的词语“出去”当做水面上有人叫他离开水面。它只短短的学习了几年英语就放弃了并且恢复普通的鲸语,因为它非常确定除非它发出杀人鲸的声音,否则没有人会注意到它。

王大虎

土拨鼠被认是动物世界里最“健谈”的成员——乍看上去它们胆小如鼠,外观上也与普通的地松鼠没什么两样,但最新研究表明,土拨鼠竟是自然界最“健谈”的生物之一!

王大虎
王大虎

英国诺丁汉伦特大学科学家最新研制一种计算机程序,能够分析识别出每只狼的音量和音阶。他们测试了10只野生狼的嚎叫记录,结果显示识别率达到100%,同时,也能精确地从一个狼X诸多叫声中识别出某只狼。研究员霍利·罗特·特里奇(Holly Root-Gutteridge)说:“这种叫声有点儿像一种语言,如果将这些声音记录放置在不同的地方,它将形成不同的声音。”这项研究发表在2013年7月《生物声学》期刊上。

本章讲到,大象有它们之间独特的语言,进行或远或近的沟通,而海豚之间竟然可以互相命名来彼此区分。一些其他动物动物比如鸟类、狼X、狗、鹦鹉、大象、海豚和猿等都有自己语言。甚至一些动物能够表达人类的语言。过去人们认为鸟类语言也许没有动词、名词或过去分词,只有人类才能进化出语法规则。但是2013年7月,日本东京大学安倍健太郎领导的团队发表在《自然神经科学》上的最新研究表明,孟加拉雀有自己一套句法。在交流时有语法结构和语法规则。不过其他研究称鲸鱼也有。研究表明孟加拉雀在自己的社区,鸟儿的“歌声”遵循某种音节连续序列的规则。后续实验中证明鸟儿不是天生遵循这些规则,是后天可以学习的。

王大虎

语言不仅仅存在人类之间,也存在于细胞、植物、动物之间。第九章讲到,细胞之间有沟通的化学语言,植物之间有化学信息素的沟通,我们说这些语言是量子信息化的,花与昆虫之间也会进行具有量子物理性质的交流,来吸引他们传播花粉。

生物之间这种信息语言的沟通,应该从生命的诞生的那一刻就开始了,甚至这种信息语言从有机形成细胞之前就存在了。

思维的界限

人们认为,思维与语言,是人类区别于动物的独特标识,但是事实证明我们在误读大自然。一X在海里集体生活的虎鲸,母鲸每3~10年才X一次,在生下子女后,很多时候幼鲸的姐姐哥哥们来照顾他。而这种现象是出于鲸鱼的本能,还是一种思想与思维呢?如果你不相信这属于动物的思想与思维,那么我们看看本章关于猩猩的研究,在这些图片与研究里,猩猩们表现了与人类惊人的相似性。它们会哀思、聆听以及会照顾那些临死的老年猩猩,丧失亲友的猩猩会很长时间里处于悲伤中。虽然他们不会说人类的语言,但是他们有自己的语言X。很多时候其实他们已经与感情世界里的人是一样的。在农村很多学校放学的时候,人们远远的听到孩子们各种声音的混杂其实与X体生活的鸟的叫声是没有区别的。

王大虎

人们总是存在天然的排斥沟通与误解:各个地区、国家和X之间都有自己的语言及表达X,甚至文字也不全一样,如果不学习是不会明白其他语系的。比如一个大学,班级里有河北X的人,也有浙X人。在他们说话的时候给我们造成一个感觉,就是他们口音几乎一样,后来问了一下,原来他们也互相听不明白。再后来总是以为浙江人、福建人、广州人应该能互相听明白对方说话,后来也发现不属于一个语系。十里不同音时中国的古话,在老家,一个县城就会有很多不同的口音习惯,形成小方言。甚至在山区,居住不同的山,就会有不同的独特口音习惯。曾经与一个福建五十多岁的小企业老板通电话沟通业务,他没在家,他老婆接的电话,由于年龄大的问题,出现了沟通困难,结果说了快一个小时,对方又找了个亲戚接电话,我尽力用了标准话,但是彼此都听不懂对方,对方用的是标准的福建土话,最后不了了之。对于听不懂的语言,就会产生沟通困难。

随着发展,人类也许有一天能够读懂一些动物的语言,甚至与它们交流沟通。

海豚之间可以用一种类似口哨的声音交流,而居住在加纳利岛上的人也有一种古老的口哨语言,名曰希尔博语。整个部落曾经在16世纪和17世纪都使用这种语言。这种语言有两到四个元音,四个辅音,完全用口哨发出所有音节。有人认为这种形式的语言之所以会被创造出来,是因为戈梅拉地貌有山丘、峡谷,口哨可以在这种地貌中传播长达两英里。戈梅拉基本是农耕岛,作物和牲畜满山遍野,人们认为这种希尔博语适合长距离交流。这种语言随着现代化及人员流动,已经快要消亡了,但是现在当地X开始准备这种被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语言逐步复兴。

历史发展中与现代社会人们总是互相误解,比如西方的宗教界可以认为其他国家不信仰上帝就是不对的,而信仰上帝的族X却可以演化成为很多的大宗教分支与派别,其本质上讲还是维护本身利益的需要,当然也包括人类之间的理想与传递的善良。人们在财富、知识、经历、家庭熏陶、种族、国家、历史和文艺知识方面都有很多的分歧,但是一般人都总是认为自己看到的就是真理,就是正确的,或者干脆道听途说的叙述问题。

王大虎

而父母与老师总会认为自己的孩子永远是孩子,在所有问题上孩子自己的主见可能是幼稚的,而且为了孩子不得不为他们选择更好的老师、更好的环境并给予更好的条件。其实这些本身都是错误的,因为孩子有自己思维与判定,社会环境,家长与老师应该给予孩子多种选择的辅导,给予其合理的分析与解释,鼓励其探索与质疑才对。

科学已经证明婴儿在母亲X的时候,就开始欣赏音乐、做出手势甚至微笑。婴儿从X的第一步到出生,经历了很多的跨越,有没有人说从X的第一步开始,人就是有思维意识的呢?如果没有,从什么阶段开始界定人的思维呢?恐怕无人能更清楚的解释这种现象。

很多时候人们认为植物人是没有意识的,而最新的科学证明植物人有意识,也可以与外界沟通。

面对生命虽然还有很多的未知,但是人们很多时候三十岁,四十岁乃到六十岁了,一直感觉自己心态年轻,不得不面对的是身体的衰老。也许思维没有分界线,我们生活在感知的世界里,任何物质与生物,包括人本身,都会感觉世界,自发探索未来。只有这样定义,唯独这样定义才能合理解释生命,每个生命都不是自己感觉突然产生的,无论是谁面对诞生都是感觉从来早已就存在世界上了,所以人们信仰灵魂永恒,这也许有一定的道理。

王大虎

再看看人类历史的演化,其实无法准确定义人类与类人猿,猩猩的分界限在哪里,进化是渐进的。如果认为动物无思维意识只有本能,就无法证明猿类能向人的演化过程中人的思维是如何诞生的。既然大家看了猩猩对即将逝世的老年猩猩的照顾、哀悼,一切行为与人毫无差别,在他们的思想世界里了,是否也在质疑人类?

无论从语言还是在使用工具上来讲,猩猩已经会使用工具,并且非常灵巧的利用工具,很多时候为了完成一件事情可以使用两种不同的工具,通过同类使用工具的录像,大猩猩很轻易地能够学习,甚至只看一部分录像就可以利用工具获得食物。而且新的研究也说明大猩猩交流的语言很多时候已经具有人类语言的前兆了。

从语言角度讲,婴儿在刚出生的时候是完全不懂语言的,如果出生在葡萄牙他一岁左右才开始用葡萄牙语言叫出妈妈或者爸爸,而如果出生在中国的广州他的口音就是粤语。可是刚出生的婴儿只会感受来之家人的善意,或者偶尔的愤怒,大部分时间婴儿是要对食物更具有本能的需要。但是虽然孩子不说话,每个大人都知道,婴儿早晚会说,婴儿也会努力尝试理解家人简单的语言。即使有的人天生就是哑巴,但是他也会在成年后,艰难地学会手语与普通人交流,表达自己的感情。甚至在焦急,兴奋的时候嘴里发出特有的呜呜声,或啊伊声。

王大虎

记得多年前,看过的书里,记录着在一些山区,狐狸会成为看林人家的常客,它们晚上会准时到达看林人的家里,去观赏电视,不知道这个故事是真实,还是虚构的。但是动物的世界里,正如本章列举的例子一样,它们无疑也会拥有自己的交流方式,也会思考并做出判断,它们也会拥有自己的意识。

现代科学家们的研究越来越通过精细的手段还原了动物世界真实的生活,也许人类理解大自然及生物界越多,越会充满敬畏,在如何调整人类历史,做好应对环境这样的共同灾难面前,达成良好的共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