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虎

王大虎:道金斯错了,人不是自私的基因机器

王大虎

基因就是合作的代表

 

1976年,道金斯出版了《自私的基因》。作者把进化选择焦点定位到基因上,传递了这样的内容:我们生来是自私的,人只是基因机器的工具,基因拥有冷酷,自私的天性。

没有美德,动物世界中的求偶仪式、战斗,都只为了自私的基因延续下去,利他主义,甚至伟大的母爱,都注定了自私的行为。任何生物,包括我们自己,都只是求生的基因机器。

这本书出版后名声大振,同是也受到无数赞誉和攻击,当时这种观点显得非常激进,而现在这种观点已经逐渐成为进化生物学界的主流。

书中的故事及观点让很多人绝望,生命,社会,包括人类的理想,美好的道德等都被自私基因机器的观点无情的粉碎,很多人为此忧心忡忡,甚至有人为此患上抑郁症。当然有些观点认为我们拥有文明和教育,命运并非完全由基因决定,我们所拥有的神经系统完全可以帮助我们逃离困境。

到现在,甚至包括拥有生物学背景的多数人赞同《自私基因》的观点,认为基因是天生自私的,人包括所有生物只是无情基因机器的复制品。

王大虎

这种完全自私的的观念是错误的。最有说服力的是,基因本身已经无法定义。

在生命诞生之前并不存在一个唯DNA的世界,而事实上基因在进化历史上,一开始RNA才是遗传主体。只是在以X化,演变的分工合作中,DNA才进化到现在的样子,然后被有机体分配到专职遗传工作中来承担更多的专属遗传的角色。当然其他有机体也承担了部分遗产工作任务。

基因已经丧失了最初科学家希望的空间与功能定义,丧失了其明确的物质基础。现在,我们发现越是了解基因,越是无法给予基因一个准确的定义了。科学家曾经把基因定义为三个特征,既自我复制,突变并保留突变,功能单位(表达蛋白质)。后来随着DNA分子遗传学的发展,基因又被定义为连续的,分立的,有功能的核苷酸片段。但是DNA是由不编码的内含子与外显子交替混合的,是不连续的。一些DNA序列核苷酸序列可以重复的被不同基因使用,不同的DNA序列会重新组装成一个基因的组装基因,在一个基因中的内含子中有时候会包X另一个基因的套装基因,这些说明基因不是分立的,独立的。人类基因组中只有2.1万个基因是能够编码蛋白质的基因,占整个基因组的比例仅仅只有1.2%,其余98.8%的也不是“X基因”,最新研究证明“X基因”相当于调控板的作用,基因已经丧失了其明确的功能性。基因已经丧失了连续性,分立,功能其定义。基因不是连续的,也不是分立的,也不具有可明确的功能。当我们定义基因是自私机器的时候,却发现基因丧失了其明确的物质基础,无法给予明确的空间秩序与功能定义。

王大虎
王大虎

DNA作为基因的载体,本身也是基因的合作结果。有的基因只负责调控,并不实行蛋白翻译。有的DNA序列本身并不包含基因信息,有的信息表达与调控要跨越其他DNA序列。从DNA到蛋白质的表达要通过复杂的后期剪辑,甚至几种基因片段的重新整合。正如人类社会一样,基因包含多层意义,基因不是绝对自私的,基因也兼备集体性质。

在庞大的DNX段里,有大量的病毒基因,假基因,X基因等。叶绿体与线粒体两种独立的细菌分别进入植物与动物细胞体内,并甘愿充当细胞的一分子,其基因也分别进入植物与动物的DNA中。细菌与病毒领域经常交换基因,像动物或者植物这些复杂的生物中基因转移也经常发生,比如轮虫类从真菌、细菌和植物中获得基因,一种沃尔巴克氏体属细菌把自己全部基因注入了一种果蝇基因中。而且一些寄生虫能够把它们的基因传递给人类,胡蜂通过从古老的病毒哪里获得基因用来制造生化武器,杀死自己的敌人。在另一个例子中,真菌的基因影响了昆虫的颜色。这听起来确实令人惊讶,但正是微观生物的这些伟大合作,促进了地球生命的进化,人类高等智慧得以诞生。

王大虎

在进化历史上,微生物DNA也具有参与作用。上世纪80年代,理查德·杰斐逊提出:微生物在进化过程中非常重要,应该把寄生在动植物身体上的微生物看成一个整体,并称之为“功能单元”。这个单元由许多个体基因组构成,有时甚至上千,其中的组合及数目还在不断变化。杰斐逊主张,这种功能单元才是自然选择的基本单元,并进一步提出“全基因组”的演化理论。这些观点得到了一些微生物学家的支持与拥护,美国范德比尔特大学的微生物生态学家塞思·波登斯坦也认为,“在生物进化的研究中,应该研究使这个整体发挥功能的全部遗传信息才对。”这个理论对于传统达尔文物种进化而言具有颠覆性的冲击作用,也许整个理论也可能被修改。细菌扮演着重要作用,生物进化应该是生物整体与微观共同与环境作用的结果。

从遗传角度,完全DNA决定论也是错误的。在遗传中,DNA一旦脱离卵细胞环境,将无法正确表达。卵细胞在遗传中的重要地位并不次于DNA,而小RNA分子,甲基化等都在影响遗传。在卵细胞与父系X细胞结合后,经过分裂形成胚胎,科学家发现,在胚胎长到一定状态,就开始功能分化,形成特定的领域,逐步发展成动物的头,手,心脏等器官。但是在传统的细胞分裂中,这种现象是没有的。而且卵细胞里的细胞质,不仅仅提供营养物质,而且还提供形状遗传信息。在著名的克隆多莉羊实验中,成功率只有百分之几,甚至更少,而且很多的胚胎出现了生理性缺陷而成为坏胎。这说明可能去除细胞核物质的卵细胞本身存在生命需要的结构信息,科学家在取出卵细胞核并注入其他细胞核的时候,破坏了卵细胞细胞质及其结构,导致出现胚胎成长过程中信息获取的缺陷,而且这些信息与遗传物质DNA没有关系。中国科学家做了一个克隆实验,就是把鲤鱼胚胎细胞核替代鲫鱼卵细胞中的核并培养成胚胎。结果个体发育出有“胡须”的“鲤鲫鱼”。这种鱼有“胡须”,生长快,完全像鲤鱼,但它的侧线鳞片数和脊椎骨的数目与鲫鱼相同。这说明:鲫鱼卵细胞在去除遗传物质染色体DNA以后,也遗传了鲫鱼的特征形状。而这些遗传特征不仅仅是依靠了DNA,而且还依靠了卵细胞里面细胞质及环境信息。成长的个体继承了鲤鱼与鲫鱼的双重遗传特征。

没有DNA的变化也会导致表观遗传,比如甲基化,小RNA等也有遗传特征。张辰宇教授团队的研究意义:不仅仅提供了小RNA在动植物之间的跨界作用,第七中信息营养,而且还为量子生物学打开了一种逻辑渠道。当所有的生物秩序运转的逻辑从基于量子的角度来试图解释的时候,生物学才会得到更深入的发展。基于量子的生物学的解释,会更好沟通量子物质与生命有机物质之间联系,能够更合理的解释生命如何如何起源,发生,及必然的诞生。这也使生命诞生之后如何进化提供了一种新的研究途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解释基因的本质,有机分子之间的合作。基于量子角度的生物学研究在未来将会越来越受到重视。19世纪初,拉马克曾提出一套演化理论,认为生物能够把有生之年里获得的适应性特征遗传给后代,虽然达尔文也有过类似想法,但有一阶段这样的观点已经被X了。不过,近几年拉马克主义再次重新成为热门研究,而且表观遗传学得到了更多的实验支持。

从结构上讲,基因与生命是互相联系又能独立的两个概念范畴。石墨,富勒烯与钻石都是有碳元素组成的,但其物理结构不同,它们的物理与化学特性也是有区别的。单独的基因与有机分子组成的生物体本身就是两个范畴,用基因试图解释一切的理念过时了。就好比道金斯个人与英国是两个概念一样。结构,环境与组成的不同,意味着不同的意义。基因属于生物体的一部分,不能代表生命体本身,基因只是生物体内有机分子分工合作的结果,而不是生物体全部。

王大虎

从量子角度来说,基因本质就是一X生物X体基于量子空间的信息集合有秩序的流程。基因是生命体整体的量子信息流程。人不仅仅是基因的代表,人本身恰恰是多细胞合作的结果。独立意识是相对的,人所谓的自我意识,只是500万亿微生物与细胞体的集体代表。进一步说,人是几百万亿亿量子的集合代表,更小的生命单位更应该从量子角度解释。

合作才是生命的重要内涵,从量子生命诞生的到生命体,合作的精神始终在主导生命的进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