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虎

王大虎: 绝对自私并不能获利

王大虎

在人际交往中,如果一个人是完全自私的,那么无疑他会失去朋友,他也会失去家人。绝对自私,任意妄为的人会受到惩罚,这种行为绝对不利于个体的发展。相反合作与竞争贯穿生命本身。个体既有自我X与个体利益诉求的一面,但是也拥有为他人做出妥协与牺牲的一面,只顾及自己的自私行为会受到惩罚。

植物也像动物一样,有复杂的社会行为能力。它们会对“亲戚”和“朋友”奉行利他主义,特别讲义气,而对陌生人却斤斤计较,极力竞争获取养分。自然界中存在许多共生关系,一些豆科植物根系与土壤中的一些细菌之间会通过“地下市场”公平交易所进行交换。植物通过光合作用形成碳水化合物,由根系提供给土壤中的细菌,作为交换,细菌则提供植物生长所必需的磷元素等矿物质。由于植物的地下根系发达,周围的细菌也会比较多。如果有“吝啬”的细菌不提供足够的磷元素,植物的根系会远离这些“奸商”另寻“出价”更高的细菌。许多重要的粮食作物的根系包括小麦、大米和玉米都与共生真菌紧密地共存在一起。植物可通过真菌向与其网络相联的其他植物传递蚜虫入侵的警告信号,接收到信号的植物可发出化学信号,抵制蚜虫并且吸引蚜虫的天敌黄蜂。理论上,可以在农作物附近种植一些植物“舍身取义”,它一旦受到昆虫攻击,就会迅速通过真菌网络警告其他农作物,让它们有时间组织防御。

X婆罗洲猪笼草具有聪明的方式能够处理,当它吞食一个体积过大的苍蝇,或者更大的猎物时,它将依靠一支蚂蚁军团充当自己的第二个胃组织,来帮助它消化食物残渣。蚂蚁栖息在该猪笼草底部可以吃到从猪笼草边缘滴下的花蜜,猪笼草42%的氮供给来自于数以千计蚂蚁X的动物残骸,而拥有较大蚂蚁军团的猪笼草76%的氮供给依赖于蚂蚁。

王大虎
王大虎

王大虎

人体免疫系统会通过牺牲自身来对抗病毒达到对身体集体的保护作用。免疫系统会自动对抗有害病毒的入侵,但又会宽容依赖一些有益菌加强自身的实力。一开始人的意识已经脱离了对这些细微的感受,一旦有害病毒在人体内的破坏扩大,人体开始做出发烧等反映,人的意识就开始感觉到痛苦。意识是更应该是人体几百万亿生物体细胞合作后的整体反映。几乎每个人身上都带有一些有害的细菌和病原体种类,但是当人体处于健康状态时,本会导致人体某些部位发炎的细菌能和各种良性细菌共存且相安无事。多形拟杆菌,幽门螺旋杆菌等不仅仅与生物体细胞共生,脆弱拟杆菌还与免疫系统共同抵抗病原体的侵略。长期的进化,使有益菌与人体细胞的已经形成一种合作,互惠互利,共生的关系。

王大虎

人体细胞能在体外能够繁殖,生长,表现出独立的生命力。细胞也能够互相“交谈”,它们通过分子通道发送和接收化学信号,细胞通过X体编码相互“交谈”。研究显示,细菌之间是通过一种名为“X体感应”的化学过程相互联系的。所谓的“X体感应”,就是细菌根据细胞密度变化进行基因表达调控的一种生理行为,它们可以改变自己的行为,关闭和打开某些基因,从而在菌X中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对于被“监禁”的细菌来说,它会改变自己的基因,产生一种名为“溶酶体”的化学X来试图攻破囚禁它们的容器。

当细胞面临“生命威胁”时,它们会快速行动挽救自己。其中一个策略是,它们开始制造能够执行修复DNA等关键任务的蛋白质。当面临压力时,细胞会重组一个复杂的RNA分子化学修饰系统。一些细菌虽然属于不同的物种,但它们彼此离开则无法生存。它们就像电影《阿凡达》中纳威人交流时那样,它们之间会彼此改变自己的基因及行为,达成共识,形成一张微观的电网,互通消息,传输能量。这种改变基因,彼此共享电子,从而实现反应过程的行为是生物学的一种合作精神。

线粒体,叶绿体作为单独的细菌,分别进入动物与植物细胞并发挥着决定性的作用。人类及动物依赖线粒体转化能量而存活,而在植物中,叶绿体通过把光子转换成能量而储备起来,这些营养再供应给人及动物食用。在个别动物身上,携带叶绿体的微生物细菌正与动物形成共生体成为动物的一部分。

生物世界并非浪漫主义,人本身也属于一个生态系统,无论更基础的微生物还是人类之间,斗争,妥协,进化,环境等始终在变化着。但是固执的把基因作为唯一进化单元并把生命体看作基因求生机器的看法是不符合科学精神的。人本身与基因并不是一个概念范畴,人类既互相竞争,也互相合作,完全自私的基因观点是不符合现X物学证据的。

总结

社会达尔文主义请带上拉马克的气息

 

写到这里,有兴趣看完这本冗长书的人,可以回头看看序,看看序里那几张照片。

至少近X前的高中时代,我已经质疑达尔文主义并非完全正确的了。直到2010年前后左右,科学界证明拉马克的表观遗传的证据越来越多,没有基因的改变遗传照样能够进行,而DNA本身携带的遗传信息必须有母体细胞环境的配合。基因已经丧失了其空间与功能的定义。把人类及所有生物进化当作无情的自私基因机器工具的观点是不完备的。

而要明白生命的真正意义,有必要从量子角度解释生命起源。从量子角度,所有生物都具有量子平等性,那么就会理解其他动物,植物,细胞,细菌等也有语言,这些语言可能是基于量子或者分子的。植物与动物的远祖具有同源性,那么植物,细菌,细胞都具有意识。而在第十章提到的X菌团,有机复合体可以看作多细胞合作的初步意识整体。这种整体进化意识,是多细胞生物的初级阶段。而蚂蚁X与蜂X显示出了这种整体意识与个体之间的进化的痕迹。同样在社会中,个体应该受到照顾,尊敬,整体的意识也受到反映,这使部落与国家诞生。在经济全球化社会,如果把地球看作一个生态X,那么很显然,这个地球部落还有很多需要改善的地方。

绝对的自私并不会使人获得更好的收益,合作也是社会重要的组成部分。

现代工业文明对地球生态系统带来了巨大的环境破坏,如何平衡现代工业化生活与环境之间的平衡已经成为当今的重要课题。而转基因盲目乱用,超级细菌,生化武器,核武器等都对人类构成了潜在威胁。

既然在生物学领域,达尔文主义已经被证明不能绝对主导生物进化,那么就应该给拉马拉主义一个空间。目前国际秩序是由西方主导的,西方奉行的社会哲学更多倾向于达尔文主义,这种社会达尔文主义存在着严重的缺陷,已经不适合社会的未来发展需要。那么现在,应该允许其他形式的社会文明拥有一个更好的发展空间,以利于社会的进步。

王大虎

如果把地球看作一个生态X,那么人们必须要思考,经济,社会生活,环境污染等如何得到更好的改善,以国家及文化的层面如何沟通,妥协,形成更多共识,使几百年后到地球生态X的继续延续及发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