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虎说事

王大虎: 为什么衣物会缩水?

王大虎

这与包括棉、羊毛和亚麻在内的这些天然纤维的物理和化学性质有关。

纱线中单独的一条纤维是由长长的聚合物分子链或是一长串大分子所构成的。自然状态下的这些分子链大都呈卷曲或皱缩状。在纺纱和编织之前,通常要对纤维进行预处理。预处理的第一步就是像梳理羊毛一样把纤维拉直。

可是被拉直的纤维却在试图恢复到原本的自然状态。从一个状态变化到另一状态需要越过一定的“能障”,甚至从高能级态转变到最低能级、最无序的状态也要消耗能量。洗烫过程中的高温为纤维提供了改变自身状态所需的能量,于是长长的聚合物分子链再度卷曲收缩在了一起。人造纤维的衣物比较不容易缩水,因为人造纤维的聚合分子链可以被制造者设计成任意的形状,于是人造纤维从一开始就处于拉伸状态。

王大虎

干洗真的是“干”洗的吗?

因为整个过程中所采用的溶剂不含水分,因此感觉上干洗过程是“干的”。

虽然所采用的清洁剂不是水,但其性质却和水差不多,都能在去除污垢的同时不损伤衣料。它们还会迅速蒸发,只留下干燥的衣物。

一般清洗过程中使用的溶剂的95%为全氯乙烯,分子式为C2Cl4,该化合物的14.48%是碳,剩下的85.52%是氯。全氯乙烯也可以被用于脱除金属表面的油污,它极易挥发,所以只能用于封闭式洗衣机中,如此一来洗衣过程中所挥发的溶剂就不会散失了。

一般清洗过程就是将泡在溶剂中的衣物轻轻地搅动,直到污垢和一些油性污渍被清除为止。而除了一般清洗之外,所谓的干洗还包括用溶剂溶解污渍、去除污点;在衣物中注入X油,以清除色斑;通过特定的化学反应将污渍转化为可溶性物质或是不可见的物质,以及在酶的参与下发生生化反应,将污渍转化为可溶性糖类。

王大虎

49选6的X,如何计算中奖的几率?

这里有49个数字可供选择,你必须选对6个数字才能赢得大奖。选中第一个数字的几率是6:49。也就是说,选中从对应49个数字的小球中滚落出来的6个小球之一上的数字。

选中第二个数字的几率是5:48。选中第三个数字的几率是4:47,以此类推,选中最后一个数字的几率为1:44。

将你选中这个数字的几率和选中其他数字的几率相乘,你就算出了中奖的几率。

即:(6/49)×(5/48)×(4/47)×(3/46)×(2/45)×(1/44)。这样,计算出来的中奖几率为1:139 838 16。

因此,买X中头彩的几率为1:13 983 816。

王大虎

X连续中奖或一生中奖两次的可能性大吗?

如果连续11个星期买X,那中奖的概率有多少?想知道这个并不难。假如中奖的概率是1:10,那你再一次中奖的概率是每天1:10,因此,你有可能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再中一次。如果你只在下一个星期买X,那你中奖的概率仍然是1:10。因此,你在下一个星期里中奖的概率和在第7天或第11天是一样的。

显然,你买的X越多,中奖的机会也就越多,但这不能改变中奖的概率。

第四章 生物世界真奇妙

大虎说事
大虎说事

植物会感觉到疼痛吗?

首先你必须确定你所谓的疼痛是什么含义,这既是一个哲学问题也是一个科学问题。我们认为疼痛是“对物理X的一种反应,旨在减轻这种X”。研究表明植物也有应激反应。当一片叶子被切断,它的表面会释放出一种叫做乙烯的气体。这就是一种疼痛的反应:乙烯的释放是植物受到X的一个信号。这符合我们对于疼痛的定义。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看植物是能感觉到疼痛的。

但如果你要使用这个简单的疼痛定义,那么你必须证明任何活着的东西都会感觉到疼痛,因为所有的生物体都有应激反应。细菌也有很多例子,它们对热的反应已经被非常深入地研究过了,但我们能认为细菌也会感觉到疼痛吗?

从一个非常低级的层次来说,植物有类似疼痛那样的应激反应。但这只是哲学研究的领域,因为疼痛的含义远远超过了一个简单的化学反应。因此,可能你会认为植物确实会感觉到疼痛,但它并不是以和你我一样的方式来感知的。

 

 

王大虎

植物会睡觉吗?

 

如果你认为植物睡眠是一个静止的周期(而不是像人类的睡眠一样存在知觉上的变化),那么你可以这么说:是的,植物是会睡觉的。

很多植物有一个日常循环过程或节奏。雏菊在白天开花而在晚上合上花瓣,植物学家把这种现象称为“睡眠行为”。产生这些行为的一个可能的原因是由于植物对不同光波的敏感度。

无疑,植物可以区分什么时候是白天或是晚上,以及夜晚会持续多长时间。它们含有一种光敏色素,并有两种存在形式:一种形式对植物在白天吸收的X光敏感,而另一种则对夜晚的远X光敏感。在晚上用一束突如其来的日光来干扰植物会打乱植物的“生活节奏”,那就是为什么一些植物的花在晚上会闭合起来的原因。

 

 

晚上和活的植物共睡一屋很危险吗?

 

这种说法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毕竟绿色植物也要吸收氧气进行呼吸作用。呼吸作用就像是光合作用的镜像。总的来说,光合作用需要在有光线的情况下进行,因此为了平衡,植物在晚上需要吸收氧气。

不过,只在当植物体积非常巨大,而且整个卧室密不透风,没有足够的氧气供给的情况下,才可能引发真正的危险。相比之下,同屋而睡的另一个人所消耗的氧气量要远远多于一株植物所消耗的量。

光合作用与呼吸作用中气体交换的规律是由18世纪末荷兰植物学家詹·英根豪斯首先发现的。自从约瑟夫·普利斯特利发现氧气的存在和揭示出植物能利用二氧化碳制造氧气之后,把鲜花摆放在病房里以“净化”空气就成为一种时尚。

英根豪斯对上述流行的做法产生了怀疑。他通过实验证实,会制造氧气的只有植物的绿色部分,而且还必须处于强烈的阳光之下才行;花朵和其他非绿色部位,还有如果把绿叶放置在黑暗的环境中的话,它们都和动物一样只会消耗氧气。

在需要氧气的呼吸作用中,植物从空气中吸取X氧,生成二氧化碳、水,释放化学能。而在在光合作用中,二氧化碳和水在有光能的条件下被生成糖类和氧气。

白天,虽然呼吸作用和光合作用都在进行着,但是光合作用的进行速度要远快于呼吸作用,而且呼吸作用产生的二氧化碳又迅速被用于光合作用之中,因此光合作用制造出来的氧气会进入到空气中。夜晚,光合作用停止,而呼吸作用继续进行,因此绿色植物会吸收氧气,产生二氧化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