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虎说事

王大虎: 室内的光线也一样有助于植物的生长吗?

王大虎

从萌芽到光合作用到开花,植物所有的生理功能都能在波长范围为300~700纳米的光线之下正常进行。因此,室内的园丁既可以用白炽灯作为植物生长所需的光源,也可以用“冷光”和“暖光”结合的荧光灯管模拟出符合所需波长范围的光线来。

一般白炽灯发出的光线主要集中在可见光谱中波长较长的红端,在这样的光线条件下生长的植物通常会长得又瘦又高。在蓝光、绿光等波长较短的光线照耀下生长的植物大多长势缓慢,而且往往颜色怪异、色调偏暗。

灯泡放X的紫外线辐射量其实非常少,有的甚至比阳光中的紫外线辐射量还少,所以不会对植物带来任何伤害。

 

 

王大虎

行道树是如X狭小的树坑里存活的?

 

行道树被混凝土和沥青包围着,它们的平均寿命只有大约7~14年,虽然有不少树存活了下来,但是衰败得很快。

在地面以下决定一棵树能否存活的因素非常之多。如果土壤太过于紧实,以至于树根根本无法穿透土层,种下的树当然活不长。如果能穿过土层,就有很大的几率能吸收到生存所必需的水分和营养物质。

树木生长的区域内是否有足够的水分供给也是一个问题。地下水和降雨都能为树木提供水分,但是要判断一棵树是否已经汲取到足够的水分却相当困难。

当然,如果树根碰巧伸进了下水道里,那就真的是要什么有什么了。

王大虎
王大虎

如果一棵行道树能够存活下来,那是因为它的根部能够伸展开来,覆盖了大片土壤的缘故。对于其他植物也是如此,如果花盆的尺寸太小,植物一定长不好。行道树的根扎得不深,也就深入到地表以下1米多深的地方而已。如果条件合适,它们会把根部横向展开,而不是一直往下伸。

说到对行道树的养护工作,人们可以在树的根部铺上覆盖物保护树根;可以在干旱的时候为树木浇水;可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保护树木,比如把狗牵开和不要向树旁倒X,以免压实土壤;还要注意不要让自行车链条等物体刮破树木外层薄薄的树皮,以免树木的生长层受到损伤。其他像漂白水和更换车油时丢弃的废物等也会直接毒害树木的根部,都是树木生存的一大威胁。

除此之外,还可以十分轻柔地为树坑松土、去除硬土块,以确保根须能顺利地吸取养分。

 

 

王大虎

常春藤对砖缝中泥灰的破坏作用是一个化学过程还是一个物理过程?

 

专家们认为常春藤对砖墙的破坏包括物理过程和化学过程两部分,但是园丁们认为遭到破坏的主要还是维护不周的砖石结构建筑。对此,人们形成了两派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常春藤很可能会对砖墙构成威胁;另一种则认为如果泥灰的状况良好,常春藤不足以对其造成破坏,但如果不是,常春藤可能使原本糟糕的状况进一步恶化。

常春藤长着突出的支根,它就是靠着支根上小小的吸盘粘附着墙面一步一步往上攀爬的。1982年,人们曾经扯去哈佛大学数个“常春藤殿堂”外墙上的常春藤,当时有植物学家提出,在常春藤生长过密的部分,墙面上的湿气也同样难以散去。随着常春藤的黏性吸盘和其他有机物质逐步地腐烂,会在X的墙面生成腐殖酸,这种酸能溶解破坏大理石和石灰砂浆等含有碳酸盐成分的岩石,破坏墙体。导致这一系列后果的元凶并非活的常春藤,而是落叶植物腐烂的残骸,当然其中也包括大量死亡的常春藤。许多校园里的常春藤已经生长繁衍了几十载,也确实在一些十分古老的建筑外墙中埋下了巨大的安全隐患。

 

 

夹竹桃的毒性有多强?

 

夹竹桃的毒性非常强,可以说是最毒的植物之一。甚至只要在一个装饰性的小水池里落入几片夹竹桃的叶子,池水就足以毒死一条前来饮水的狗。

夹竹桃的任何部分都具有相当的毒性,不过最毒的还是它的种子,其次是叶子和花,甚至它的茎也相当危险。据一则逸闻称,有几名儿童就是因为吃了用夹竹桃的茎做燃料烤制的食物不幸中毒。

被人们广泛利用的装饰性夹竹桃可分为两种:欧洲夹竹桃和黄花夹竹桃。前者是在公路的绿化带中常用的粉红色夹竹桃。

上述两种夹竹桃都含有好几种加强心脏功能的配糖体,它们的作用与洋地黄类似,但是毒性更大,能导致生物迅速死亡。除了扰乱心脏功能之外,它们还可能引起呕吐和腹泻等各种胃肠道症状。

对种植在人和动物周围的夹竹桃必须精心照料,修枝整理时也应格外注意。喂得很饱的动物一般不会对夹竹桃的叶子感兴趣,但是也有的会不顾叶子的味道十分苦涩,照样大嚼大咽,结果因为吃得太多而中毒。这些动物之所以会身处险境,可能是因为它们本性无知又刚到一个新环境中所致,也可能因为对被修剪后从牧场篱笆那头丢过来的残枝产生了莫大的好奇心。

 

 

菠萝的籽长在什么地方?

 

现在市面上卖的菠萝是无籽的,这要感谢18世纪初期英国大棚里的果农把个小、多籽的热带水果培育成了现在大个、肉多的品种。经过一代又一代的培育,菠萝紧密丛生的花簇——也就是菠萝的X器官——渐渐聚合成一个没有X功能的合心皮果。一两百个X、无籽的“浆果”聚集生长在一根纤维质的果柄上,果柄再向上伸展成为一个由叶片组成的冠顶。

菠萝又名凤梨,拉丁文学名为Ananas sativus或者Ananas comosus,可能是从原产于巴拉圭的数个古老品种繁衍而来。1493年哥伦布在瓜德罗普岛上发现菠萝之前,各个品种的菠萝就早已广泛分布在新大陆上了。

菠萝的祖先是由鸟类为其授粉的,而现代的菠萝则是通过幼枝、菠萝顶上的叶状冠、吸根以及分枝来繁殖的。菠萝是一种陆生的凤梨科植物,而像铁兰等大部分凤梨科植物都属于附生植物,也就是依靠其他植物才能生存的植物。

菠萝也可以被当作室内植物来种植。在培植菠萝前,先将菠萝顶冠上丛生的叶簇剪下,去除全部的果肉,让叶簇风干一两天,再将其种到X的粗砂中。当叶簇开始生根时,把它移植到排水良好的花盆中,让植株在土壤中生长一到两年。之后,如果用一个塑料袋将整棵植X同花盆一起罩住,并且在塑料袋里面放进一个成熟的苹果,这样持续48个小时,就能够促使菠萝长出果实来。之所以要放进一个苹果,是因为苹果释放出来的乙烯气体有X果实生成的作用。几个月以后,果实就会慢慢长出来,并且在6个月内逐渐成熟,颜色也从绿色渐渐变成金黄色。

 

 

能根据古老的DNA使恐龙复活吗?

 

这是一个“侏罗纪公园问题”,但在现实世界并没有发现过恐龙的DNA。一些痕迹表明,有些恐龙的DNA在过去曾被发现过,但它们都被污染了。

在恐龙灭绝6 600万年后,任何被发现的DNA都有可能是惰性的,然而为了有可能制造出一个健康的生命体,你必须有它基因组中的所有遗传基因。高等级生物的基因组趋向于排列成数十亿基对,而从任何非常古老的DNA残留基对中提取的多于几十或几百对的机会基本是零。即使我们设法找到了大量DNA,也有一个很大的可能是其中大部分都是X(在高等动物中大约90%的基因组是非编码DNA)。所以真的没有任何机会能将恐龙带回到现X活中来。

在电影《侏罗纪公园》里,恐龙的DNA经由一只被裹在琥珀里的血吸虫被保存下来。这是一个聪明的小创造,但是支持这个蓝图的所有的生命形态的DNA分子都是无限长和复杂的。连找到少量损坏的、死亡的且变成化石超过6 600万年的动物的DNX断的机会都是渺茫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