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虎说事

王大虎: 不同种类的动物能相互沟通了解吗?

王大虎

有的确实可以。在一项关于同种类鸥间复杂信号相互传递过程的研究中,科学家们发现在各种不同的鸟类混杂的X体当中,鸟儿能对彼此发出的警告信号做出回应。这可能是鸟儿后天学习的结果,也可能是与生俱来的本能。

有些鹿确实可能像小鹿斑比那样接收鸟类发出的报警信号,但在树林里绝不可能发生像《小鹿斑比》中描述的各种动物间的相互交谈之类的事情。不同种类动物间的交流仅限于报警或是表示愤怒之类简单层面上的信号传递。但是毫无疑问的,当一头狼X到绝境而嗥叫咆哮,向敌人传达自卫性恐吓的时候,别的动物也能感受到与之相似的情绪。

当然也有动物向别的物种传达迷惑信号的情况。比如某种雌性萤火虫在饥饿的状态下可能会模仿另一种雌性萤火虫的闪烁信号,以回应其他萤火虫的求爱信号,引诱该种的雄性萤火虫来到自己的身边,然后施以突袭,饱餐一顿。

科学家们怎么知道一种动物能不能辨别颜色?

要看公牛能不能辨别红色,可以看它会不会攻击红色的物体。但是对于其他动物,事情就没这么简单了,你有时甚至只能得到间接证据而已。

考察动物在自然界中的行为就属于间接研究方法。

王大虎

方法之一就是简单地通过观察动物来做出判断,如果某一动物身体的颜色在某些方面对其是有意义的,你就可以认为该动物是有色觉的。比如说,在毛色鲜亮的鸟类中,雌鸟和雄鸟的色彩是不一样的;有的灵长类动物则能根据同类雌性体色的变化判断它何时适合X。

王大虎
王大虎

或者你也可以根据动物是否依据颜色选择食物来判断,比如它们是否会根据颜色来判别食物成熟与否。

但是仅靠这一类的证据并不足以证明动物是否真的能够辨别颜色,下一步的研究便是对动物的眼球进行解剖,根据它们眼中是否有视锥细胞来进行判断。视锥细胞是分布于视网膜上的色彩感受器,它可以说是判断动物是否有色觉的强力证据。但是要进行此类解剖研究,就必然要杀死动物。

王大虎

还有一种电生理学的研究手段,具体的做法是将动物X后,用具有特定波长的颜色X动物,观察动物大脑中是否会产生相应的反应电流。

也有的实验室研究是以清醒状态下的动物为实验对象的,比如训练动物,只有当它选对颜色才会给予其食物奖励等。实验人员必须精心设计此类实验,以保证实验动物只会对颜色做出反应,而不会对亮度、饱和度、纹理或者其他视觉因素做出任何回应。

当然也有可能某只动物能辨别某种颜色但却不会注意该颜色。家猫不会对颜色十分在意,不过参考它们的生活方式,这倒也不让人惊讶:猫是夜行动物,主要追捕灰色和刺鼠色的老鼠——刺鼠色动物指的是每X发上都有颜色暗淡的圆环的动物。

在研究猫科动物的色觉时,通常的一种做法是让一只猫站在1米多高的平台上,在它眼前排列出各种不同颜色的方块让它跳。比方说,如果猫跳到红色的方块上面可以获得一定的奖励,那么它就会学着从许多蓝色的方块里辨认出红色的方块来。要学会这样做,像猴子这样的动物只需要10~20次的尝试就能办到,但是猫就需要花费更长的时间。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如果是区分直条纹和波浪形的条纹的话,那猫可是学得相当快的。

王大虎

动物会做梦吗?

只有先明确什么样的活动算是做梦,才能回答上述问题。而且显而易见的是,你没法询问一只动物它究竟是不是做梦了。但是专家们却能举出极具说服力的证据证明像猫和狗等哺乳动物也有类似人类做梦的经历。

这些动物在睡眠时也有和人类相似的脑部活动。它们在睡着后也要经历快速眼动睡眠和非快速眼动睡眠两个过程。目前的研究证实,成年人的梦境就出现在快速眼动睡眠阶段。在这个阶段人脑非常活跃,但是人体的生化控制系统却能防止躯体随着梦境而活动。

在对猫进行的实验中,如果对猫的大脑施行外科手术,移除其中抑制身体活动那部分细胞的话,当猫进入到快速眼动睡眠时,它们会在屋子里走来走去,通常表现得它们好像正在“做梦”似的。

在这个时候,猫可能什么动作都会做出来,比如像捕鼠的动作。

但是,猫的梦会是一连串生动的、不连续的和完整的图像吗?基于同样的原因,人们也在争论究竟婴儿是不是会做梦呢?

王大虎

为什么大型的海洋哺乳动物睡熟后不会被淹死?

有的海洋哺乳动物在水域之外睡觉,有的根本不用睡觉。

一些属于鳍足目(比如海豹等)的覆有毛皮和毛发的水生哺乳动物自己在水下能长时间地活动,有时甚至是在非常深的水域长时间活动。不过,它们依然需要频繁地从大洋深处浮上洋面换气,到附近的海滩、礁石、冰川或是雪洞等处放松、睡觉、换毛、X和繁殖。它们基本上是为了觅食才会潜入水底。

人们对鲸类动物和海牛类动物的生活状况知之甚少。鲸是由陆生动物进化而来,却在数百万年前重回海洋。鲸的一生都在水下度过,不会上岸。尽管鲸也需要浮出海面换气,但它们能够换一次气就待在水中很长的时间,有的鲸甚至能一次在水中待上1个小时。

不过,正因为鲸是如此善于屏住自己的呼吸,以至于它们都丧失了非自主呼吸机制,所以鲸必须清醒地控制呼吸过程。鲸不仅要有意识地控制自己的呼吸反射,还要靠自身的意志控制身体上浮到水面换气。不仅如此,由于鲸的喷气孔会自动关闭,因此它们还要有意识地自己张开喷气孔换气。如此说来,如果鲸睡着了或是被打昏的话,它还真有可能会被淹死。

王大虎

鲸不得不注意自己每一次的呼吸,因而就我们所知,鲸不可能睡得很死。有人猜测鲸在睡觉的时候能够只让一半的大脑休息,另一半则保持清醒,以控制呼吸——当然这也仅仅是猜测而已。

海象和海牛喜欢生活在温暖、平静、相对较浅而且水生植被丰富的水域。在那里,它们能浮在水面上或是靠近水面的区域打瞌睡。它们的新陈代谢率非常低,只将很小的一部分能量用于体温调节过程,而且对氧气的需求量极少。海象和海牛还可以沉到水底睡觉或是休息。当它们屏住呼吸的时候,体内大量堆积的油脂和自然的浮力会使它们浮上水面,在水面睡觉。当然,它们也不会睡得很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