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虎

王大虎:未来人会拥有第二个大脑吗?

王大虎

小型电脑特别适合作为大脑的辅助工具,如果电脑中保存了各种工具书和所有教科书,做学生的感觉一定大不相同。

在20世纪70年代,当时计算器已经十分便宜,几乎每个人都买得起。但计算器的使用让家长和老师十分不安,因为它似乎让学生在数学课上学习的一些东西变得多余。在计算器出现之前,学习乘法和除法十分重要,对于更难的习题则需要对数表,要计算平方根同样也需要专门的表格。但计算器出现后,那些表格就变得可有可无了,因为只需要按几下按键就能得到精确的结果。

不过,对于计算器的担忧纯属被夸大了。学生不会因为不用记住计算法则和各种表格而变得愚蠢,反而计算器能让他们将精力集中在其他更重要的东西上,这就相当于他们的第二个大脑。

到现在,学生仍旧需要记住很多知识。而实际上死记硬背效果并不是很好,这样获得的知识很快就会被忘在脑后。当我们需要更详细的信息时,我们会去查阅各种工具书。几年前,工具书都还未数字化,现在可以在专业光盘上直接查阅,或者上网查阅。将来,这类信息将保存在人们的第二个大脑中。

显而易见,被称为第二个大脑的设备就相当于前面提到的KI。假以时日,植入皮肤中的KI完全有可能直接和人脑相连,未来人的知识量将超过现代社会的任何一个人。借助语言卡片,可以在几秒内学会流利的中文,或者具备丰富的医学知识。

但是知识并不能代替经验、理智和智能,虽然人们掌握的知识越来越丰富,并不意味着就一定“智慧”。未来的学生,主要任务将是学习如何理性地对待各种知识。

 

 

王大虎

会研制出能学习的电脑程序吗?

 

用过电脑的人都知道,电脑其实很笨,它虽然能保存一整部工具书,却不理解书中的内容。它虽然能识别通过麦克风输入的词语,并在屏幕上正确显示出来,却不知道词语的意思。

几十年来,信息学家在“人工智能”领域不断进行研究,希望有朝一日能让计算机程序真正理解人类的表达。虽然这一研究的进展很慢,但很多程序已能够解决复杂的数学问题、编曲、绘图,还有一些电脑程序则能提供专业的经济或医学建议。

目前,最接近“超越人类”这一目标的是电脑程序“深蓝”,1997年它击败了国际象棋大师加里·卡斯帕罗夫。但深蓝也不算智能程序,它只是计算速度快,能每秒计算2亿步,然后选出最有利的走法。

卡斯帕罗夫当然无法每秒计算2亿步走法,但和其他象棋师一样,他却能在少量步法中选择自己认为最理智的一种。他可以不去考虑几百万步其他走法,只将注意力集中在最重要的地方,因为他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也许,对计算机的研究就应从这一点出发。要想制造出能思考的电脑,仅仅保证其计算速度快还不够,仅仅拥有大量知识也不够。

20世纪90年代,信息学家发现,电脑程序不应该模拟受过教育的成年人,而应该模拟儿童。儿童还没有掌握太多知识,但是却能够迅速学习新东西。他们能在很短时间内学会说话,学会跑步,这是功能强大的机器人和电脑做不到的。

当孩子学习说话的时候,他们总在重复听到的词语。比如,很多孩子并不是第一次就能正确发出“妈妈”这个音,也许他们说的是“爸妈”或者是“阿妈”。这种情况下,父母会不断重复正确发音,直到孩子也发出正确的音。用同样的方法,孩子学会了其他所有词语,不仅从父母那里学到了词语的发音,还学到了词语的意思和使用环境。

理论上讲,电脑程序也能拥有相同的功能,能和孩子一样接受“培训”,学会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经验能帮助它们更快地解决问题。但现在这类程序还处于起步阶段,这将是个漫长的过程。

但是人类智能还受到情绪的影响,虽然我们自认为是能理智控制自我的生物。从这个角度看,也许情感也是智能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如果真是这样,智能电脑也应该拥有感情才对。

可以想象向智能电脑程序植入感情元素,当它成长到“足够成熟”并且学会了一定的东西之后,也能拥有感情生活。

很多科学家都在探讨一个话题,他们认为电脑程序永远无X人类一样思考,它们只能模拟人类行为。还有一些科学家则认为,电脑程序有一天也会成为能思考的生物。这些科学家提出,很多时候人类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感受和思想,例如我们从来无法肯定那些看到喜剧发笑的人是真的觉得剧情有趣,还是假意表示出对喜剧的欣赏。对人工智能的研究也许能让我们在更加了解机器的同时,也更加了解自身。

王大虎
王大虎

 

王大虎

真的会出现“人造生命”吗?

 

20世纪90年代,有一个称作“人造生命”的研究项目非常令人激动。在人造生态系统中,电脑有机物能够X活动,它们出生、成长、死亡,这和自然界的生命过程完全一样。最重要的一点是:电脑有机物也能够繁殖后代。电脑有机物的遗传物质决定其后代的特征,这和自然界中的也一样。

电脑有机物的遗传物质是电脑程序的一个组成部分,这种遗传物质可以发生变化。当不同的电脑有机物共同繁殖后代时,它们的遗传物质会融合到一起,后代会具有父母双方的特征。然而在人造生态系统X现了太多有机物,大多数人造生命在成功繁殖以前,不得不“死去”,最能适应人造生态系统环境的电脑有机物才有机会遗传自己的特征。电脑科学家也坚持进化论,这跟自然界中优胜劣汰一样。但在人造生态系统中,电脑有机物进化的速度很快,它们成熟的时间不会持续好几年,几秒钟就能完成。因此,这和自然界中的进化相比,可以说是快如闪电。

发生在人造生态系统中的各种行为和自然界中的行为有惊人的相似。人造生态系统中,一切从一种能自行繁殖和发育的电脑有机物开始,很快它就产生出很多种人造生命。其中有些是以其他人造生命为生的,即所谓的人造猛兽。还有一些人造寄生虫。一个人造物种可以衍生出许多种人造物种,不同物种间相互竞争。有些物种在几代后就灭绝了,而有些则在“生存竞争”中存活下来,并繁殖得越来越多。

由于信息学家完全掌握着人造生态系统,他们能够保证电脑有机物朝着人类需要的方向进化。在实验中,存活下来的有机物将按照生存概率大小排序,经过几代以后就会出现一种特别具有生存能力的人造生命。也许让人惊奇的是,经受住生存竞争的人造生命,将比完全由人类编写的电脑程序有更好的结果!除了最初的电脑有机物是由人制造的外,后来出现的人造生命都是自己发展而来的。它们有规律地自我编程,和自然界的生物一样朝不同的方向发展。

目前,科学家在人造生命进化方面并未取得很大进展,即使最先进的人造生态系统和人类生活的现实环境相比,也绝对是原始而朴素的。这是个很大的问题,因为生态系统必须复杂,进化过程中才会出现更高级的“生命”。

未来的科学家也许能够用更大更快的电脑为人造世界提供更大的空间。在人造世界中,会逐渐产生几百万个新物种,并不断进化。在几百万代以后,可能出现第一个智能有机物。一开始,人造生命也许并不比自然界中简单的生物更聪明,比如说蝗虫。但是它们的智能会不断发展,也许有一天还能和人类进行交流。不过人造生命的智能和人类智能不同,因为人造有机物是独立地经过几百万代发展而来的。

甚至有人相信,将来的电脑有机物能具有生物的所有特征,同样出生、觅食、成长、繁殖、进化,不同种类的人造生命共同生活在人造生态系统中,就和生物生活在自然环境中一样。因此,有的科学家提出一个疑问:人类凭什么认为仅仅因为一个有机物不是由原子组成的,就不是活的生命体?

 

 

王大虎

将来人们不愿干的活将由谁来干?

 

机器人一般由电脑操控,当电脑程序设定后,它们能迅速处理各种任务。有一些机器人能独立工作,还有一些机器人则必须由人类控制。后者是如今最常见的。人类可以遥控机器人完成许多危险性的工作,如可以用它们检查可疑的X邮包。机器人能被送往海底,拍摄沉船残骸的照片,或者在海底取样——“泰坦尼克号”的残骸就是由机器人探测到的。机器人还能在核辐射过高的核电厂中工作。美国航空航天总局(NASA)甚至计划在建造宇宙飞船和宇宙空间站时使用机器人,人们在地球上就能直接操控它们。

现在,在很多工厂中工业机器人已经承担了大部分工作,它们能进行汽车部件喷漆、焊接,或者安装电视机中的电子部件。这些工作要么比较危险,要么十分枯燥。高级的工业机器人工作时,不需要人类一直监控着,它们能准确地完成工作,甚至不需要休息。如果仍需要人的监控,就无法真正节约劳动力。当机器人能独立完成工作时,就从根本上代替了人类劳动。

没有机器人,人类也无法研究太阳系中的其他行星。空间探测器就是一种独立的机器人,地球上的研究者通过无线电波与它们保持联系。电波以光速传播,几乎每秒30万千米,对于在地球附近的机器人来说,只需千分之一秒就能收到来自地球的信息。但是火星上的机器人需要20分钟才能收到来自地球的电波信号,也就是说,从机器人发出信号表示自己出现故障开始,到地球上的反馈信息到达火星那一刻,一共需要40分钟!这就有可能延误修复的时机。

 

水下机器人

火星机器人的尝试对人类很有帮助。如果能教会一个机器人如X火星上运动,而不用不断寻求人类的帮助,就一定也能制造出在普通房屋中行动自如的机器人。

 

 

未来人会拥有机器人仆人或朋友吗?

 

有一个有趣的事实是,即使一只小小的苍蝇都比现代最高级的机器人先进。这是怎么回事?苍蝇的大脑可比现代电脑要小很多,因此,技术人员正面临着不断研制出更小巧的机器人的挑战。

美国有个叫“赫伯特”的机器人,它的大脑由电脑组成,它非常擅长清洗和处理空饮料罐。但它没有记忆,比如说它不知道自己都去过哪里,也不能独立计划自己的工作。不过,也用不着做到这些,它只需要知道饮料罐的外形和应该对其如何处理。

我们再回到苍蝇身上。苍蝇只有少数脑细胞,它们没有地方保存经验和学习新的东西。它们的大脑只包含简单的觅食指令和其他对生存十分重要的指令,比如说躲避敌人。不过,打过苍蝇的人都知道苍蝇的反应有多么灵敏。

由此可见,也许最有用的家庭机器人也应该是构造简单的,这样它们不但制造成本较低,而且能成为可移动的家具。机器老鼠可以进入房间的任何角落打扫灰尘和污渍,机器手臂能伸到屋外擦洗玻璃。智能房屋控制中心会时刻监控着它们,一旦住户离开房屋,它就会让机器人开始工作。在室外,小型机器人也大有用处,清理杂草的任务完全可以交给它们。

小型机器人还适合做玩具,它们能自己活动,能看能听,并且会说话。也许许多孩子会喜欢有一定智能的“机器人朋友”,会和它们一起玩耍。生日那天,他们收到的礼物将可能是一张能储存各种程序的塑料卡片,可以直接插到机器人朋友身上。这类卡片能让机器人朋友成为知识渊博的古生物学家、历史学家、探险家等,这样,孩子和它们之间永远不会缺少话题。当孩子对某个事物失去兴趣时,只需要换一张新的卡片,机器人朋友就能获得新的知识。

王大虎

外形和人类相似的机器人叫做类人机器人,它们不一定非要和人类完全一样,它们有两条腿、两只胳膊和一个头就够了。但是科学家雄心勃勃地想要研制出完全和人类外形一样的机器人,这种机器人叫做科幻机器人。它们不一定由金属制成,可能它们也有着和人类一样的皮肤,并且拥有人造血液和各种人造器官。到那时将很难区分科幻机器人和普通人。

也许智能科幻机器人将是未来人的仆人,由它们来掌管家里的一切事物,消除火情和维修水管、电路等。人们还可以和科幻机器人交谈,甚至和前面提到的机器人朋友一样,人们可以随意选择不同性格的科幻机器人做仆人。对于那些没有倾诉对象的人来说,科幻机器人会是一个很好的伙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