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虎

王大虎:真的会有万能机器吗?

王大虎

有谁没有梦想过拥有一个能做任何事的机器?纳米机器便能让万能机器的梦想成为现实。万能机器由大量纳米机器、电脑控制中心以及一个容器组成,它将成为真正神奇的发明。只需要将原料提供给它,它就能制造出任何东西。

万能机器的出现能让生活变得更简单,更环保。万能机器中的纳米机器能将X加工成原材料,这些原材料可以用来制造新的物品。几乎任何东西都能回收再利用,人们甚至不用离开房屋。未来将不再需要X场,因为原来意义上的X已经不存在了。

万能机器将具有一切东西的制造说明,从胡萝卜到裤子到电脑,应有尽有。如果人类的思维能直接控制电脑,万能机器就能制造出人们能想到的任何东西。例如想到一块巧克力,巧克力就会立刻出现。万能机器的电脑控制中心里没有保存的东西,通过人们的思维也能制造出来。不过,万能机器将人们的想法变成现实有两个前提条件:得有原材料,制造出来的东西不能超过它的容积。

也许在遥远的未来,人类会把历史划分为万能机器出现之前和出现之后两部分。如果社会有朝一日发展到这种状态,任何人都能拥有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么偷窃也就没有意义了。当前存在着巨大的贫富差距,万能机器的出现将让贫富差距消失,所有人都能够过上充满奢侈品的生活。

有机器人、纳米机器和万能机器存在的未来生活,一定会让人类不断惊讶。人们的寿命延长,永葆健康,物质需求也将完全得到满足。但这就意味着所有人都能在安乐国中幸福生活了吗?也许答案是不。很多人将不习惯生活在物质过剩的社会,他们梦想过更简单的生活。从今天的角度来看,我们会认为那些拥有万能机器的人都是被宠坏的人,已经无可救药。对他们来说,拥有一切是理所当然的——并且是立刻获得!

很明显,这一设想一时半会还无法成为现实。没有人知道纳米机器和万能机器什么时候会出现。乐观主义者认为人类在2 100年前就能拥有纳米机器,但也许要到2 500年,人类才能住在纳米机器建造的房屋中。

等到那一天,纳米机器也早已改变了自然界。甚至在人类灭绝后,纳米机器还能和细菌、病毒共同生活很长时间。也许人类留在地球上的最后痕迹将是纳米机器。

 

王大虎
王大虎

王大虎

大众疾病将来能被彻底攻克吗?

 

在现代社会,居住地是大众疾病类型的决定性因素。在低纬度国家,传染性疾病如疟疾、黄热病和霍乱传播广泛。疟疾是由按蚊传播的,它们无法生活在寒冷气候下,因此,遭受疟疾之害的主要是低纬度地区的贫困国家。现在已经有治疗疟疾的药物,但是价格昂贵,而且要产生效果必须经常服用。疟疾会导致发烧,严重的可能致命。可想而知,当大多数人都经受疟疾之苦时,国家的经济根本无从发展。

高纬度地区国家最常见的大众疾病是癌症和心X。那里的医疗保障X完善,人们寿命长,因此要面对的老年性疾病也越来越多。而非洲和亚洲有很多人在到癌症、心X易发年龄之前,就已死于传染病了。

由于大部分科学家生活在高纬度地区富裕国家,因此可以想象,大量资金都投入到什么疾病的研究上了。20世纪90年代,科学家主要研究癌症的防治方法,他们在不断实验针对不同癌症的X。

针对癌症的X利用了癌细胞不是普通细胞的特点。当免疫系统识别出癌细胞,就会攻击并消灭它们,这样它们就无法发展成致命的疾病。将来还会研制出一种“鱼雷”,专门识别带有危险遗传物质的细胞,并且改变它们的遗传物质,使其自行停止生长。也许,到2050年就能出现这种神奇的药物。

识别体细胞遗传物质的方法也可以用来识别细菌和病毒的遗传物质。1999年,基因研究者第一次完整绘制出关于肺结核病菌的“基因图”。这种病菌的遗传物质中包X一种“破坏计划”,根据这个基因图就能研制出专门针对肺结核病菌的药物,有效杀死它们。19X,世界上大约有300万人死于肺结核,其中大多数都生活在第三世界国家。这种被称为“白色瘟疫”的疾病,在1950年夺去了很多人的生命。当人们在二战之后开始使用抗生素后,肺结核几乎完全消失了。但是在20世纪80年代,它又卷土重来了。在肺结核患者的体内,一些病菌在经抗生素治疗后仍能存活下来,那是因为这些病菌的遗传物质发生了改变,不再惧怕抗生素。

目前医生面对这些有抗药性的病菌一筹莫展,也许未来科学家能发现被抗生素杀死的病菌的遗传物质和有抗药性的病菌的遗传物质之间的差别,从而研制出能够彻底将病菌杀死的抗生素。

现在我们面对许多威胁健康的细菌和病毒十分无助,不过从长远来看,只要人类继续研究病菌的遗传物质,一定能获得最后的胜利。

避免疾病的最佳方法是在健康时就预防。人们在预防方面越来越注意,富裕国家的人比第三世界国家的人更早具备预防意识。其实很多疾病都是由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引起的,比如由于摄取能量过多,身体无法消耗造成体重超标,进一步发展成危险疾病。

“饮食健康”四个字中蕴含了很多真理。但直到今天,仍有很多具有健康意识的人受到其他人的嘲笑,因为他们拒绝富含脂肪的食物、酒精和香烟,并且定期做运动。实际上,只有这些人心里才真正明白如X护自己的健康。

在第三世界国家,疾病预防意味着要向人们提供洁净的饮用水、平衡饮食、宣传关于疾病的知识。这些国家每年有几百万人死于传染性疾病疟疾,主要就是由不干净的饮用水造成的。大多数儿童都可以用洁净的饮用水、盐和糖的溶液救活,但即使是这类便宜的“药物”对很多家庭来说也负担不起。

缺乏健康知识的后果在非洲十分明显。大部分人感染上艾滋病毒,就是因为很多非洲国家的X耽误了向人们宣传如何预防的知识。如果信息宣传更到位,南非和津巴布韦的数百万人都能免于死亡。

 

 

王大虎

远距离外科手术会实现吗?

 

将来如果必须进行手术,“私人家庭医生”会通知移动医院来到患者住处。患者在手术台上躺下后,机器人外科医生便开始工作。如果在手术期间,它遇到棘手的问题,可以通过护士连线人类主治医生。即使主治医生在国外也没有关系,他能通过遥感技术操控机器人医生的手臂进行手术。比如说,在柏林的一家医院中,只要主治医生套上虚拟手套——虚拟手套能够让机器人医生模仿主治医生的所有手部活动——他伸出手时,机器人医生也伸出手。主治医生还佩带着虚拟眼镜,镜片内有两个电脑屏幕,显示出机器人医生的视野。当主治医生做头部运动时,机器人医生携带的摄像头也随之改变方向。因此,虚拟眼镜和虚拟手套能让主治医生与患者同在。

在进行手术时,机器人医生动作非常精准,它携带的摄像头也比人类X看到的更清晰。整个手术进展得很顺利,患者从X中醒来后,KI将向他显示手术的全过程。现在的外科医生大都是亲自操刀手术,将来的人也许能X地说,他们生活在干净的机器手臂进行手术的时代。

远距离外科手术在偏远地区十分有用,但是这个距离是有一定界限的,它由光速来决定。当主治医生和患者位于不同的大陆时,电脑信号必须通过卫星传递,大约有1秒钟的延时,即机器人医生的手部动作将比主治医生慢1秒钟。在生命攸关的手术中,1秒钟能发生太多的可能。因此,远距离外科手术的应用在柏林和悉尼之间是不可能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