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虎

王大虎: 乌孙王国

王大虎

乌孙是汉代连接东西方草原交通的最重要X之一。有关乌孙的材料散见于《史记·大宛传》,这段文字与《汉书·张骞传》大致相同,互为补充。此外乌孙在《汉书》中也有传。乌孙原先也游牧于敦煌、祁连之间,与月氏为邻。那时乌孙比较弱小,常受月氏的压迫。

乌孙的首领称为“昆莫”或“昆弥”。现在所知道的最早的乌孙王称为“难兜靡”。据《汉书·张骞传》记载,约汉文帝前元三年(公元前177年),乌孙被月氏击败,难兜靡被杀[36]。乌孙战败后,难兜靡之子猎骄靡还是个婴儿,其傅父布就翎侯抱而出逃,为求食,将猎骄靡置于草中,归而见狼乳之,又见乌鸦衔肉于其侧,以为神异,持之归降匈奴,冒顿单于亦以为神异,收而养之。据冒顿单于遗汉书记载,匈奴收乌孙事在文帝四年(公元前176年)。

猎骄靡长成后,单于把乌孙部民交还给他,猎骄靡后来成为昆莫。昆莫欲报父仇,因而与匈奴右贤王部相约合攻已经西迁伊犁河流域的月氏。月氏人不能抵敌,被迫继续西迁。乌孙在猎骄靡的领导下,迅速强大起来,有“控弦之士”数万。为求X发展,乌孙占据了原为月氏人所有的今伊犁河、楚河地区,其时约为公元前125年。没有逃走的月氏人和原先臣服于月氏的塞人都成为乌孙的臣属。这时乌孙隔金山与匈奴为邻,其西北今塔拉斯河、锡尔河下游为康居,其西为大宛,以天山与塔里木盆地周围诸绿洲国家为界。乌孙在西域定居后,实力大为增强,不再臣服于匈奴。

据史料记载,乌孙有户口12万,人口63万,军队18万,都城在赤谷,后来汉朝使臣与西域都护常至此地。按《汉书·西域传》记载,赤谷城在温宿国之北305公里。温宿即今X南部阿克苏之西的乌什。赤谷城当在今吉尔吉斯斯坦之伊塞克湖(热海)与纳仑河上游地区。这里土地莽平,多雨寒,山多松。乌孙人以游牧为业,随畜逐水草,兼营狩猎,不务农耕。住穹庐,食肉饮乳,与匈奴同俗。牲畜以马最为著名,富人畜马达四五千匹。汉使认为,他们民性刚恶,贪狠无信,多寇盗。

乌孙的种属不清楚,提到乌孙种族形态学的资料很少。汉代文献《焦氏易林》中描写说“乌孙氏女,深目黑丑,嗜欲不同”。据此似可认为乌孙人是肤色黑暗的X。而唐代颜师古对《汉书·西域传》作的一个注中提到“乌孙于西域诸戎,其形最异。今之胡人青眼赤须状类弥猴者,本其种也”。按此说法,乌孙人应为赤发碧眼、浅色素之欧洲人种。这两种说法虽然不同,但均认为乌孙与汉人种属不同。

王大虎

乌孙西迁前居于河西地区。迄今为止河西走廊地区出土的先秦时代人类学材料都无例外地显示出蒙古人种支系类型的特点。这说明乌孙人西迁之前,在河西地区居住的是蒙古人种集团,与史书所记乌孙人的人类学特征矛盾。与甘肃相邻的X东部如哈密地区发现有公元前10—公元前5世纪人类骸骨,经研究为欧洲人种。比较合理的解释是,乌孙人或许与X东部的古代欧洲人种有关,他们也许是从X进入河西的。

中外学者比较了苏联中亚地区和我国天山以北地区乌孙时代的人类学材料,认为形成乌孙部落的人类学类型的大人种基础是欧洲人种,其中有轻度蒙古人种的混杂。人类学材料还说明,乌孙人有许多类型,乌孙与天山地区塞人似为同一种X集团[37]。魏晋以后,乌孙人融合在铁勒、突厥诸部中。今天山地区的游牧X如哈萨克、吉尔吉斯(柯尔克孜)都包含了乌孙的血缘,所以乌孙不能简单地直接与今天哪个X挂上钩。有些出版物说哈萨克族是乌孙的后裔,原因是哈萨克族中有一个“乌孙”部落。其实哈萨克人中的这个“乌孙”部落来自于蒙古许兀慎部(旭申),与乌孙并无关系。

乌孙的人名留下来的很多,但至今能够复原的寥寥无几。其中值得注意的有:昆靡乌就屠之子、第二代小昆靡名“拊离”,这个名称与突厥语“狼”(bori)十分近似。唐代汉文史籍中有“附邻”可汗,或写作“步离”可汗,皆取狼之义。可汗侍卫之士也称为“附离”,华言亦狼也[38]。乌孙的X常有翕侯的称号,与大月氏同。专家们认为,这个翕侯官称,与后来的突厥官号叶护(Yapghu)是同一个词。乌孙的王室后裔常在自己的名字后面加上一个词尾“靡”。伯希和等人认为,这个词与后来的突厥官号beg(匐、别乞、伯克)是同一个词。这应当是一个来自汉语的词,在汉语中作“伯”。后来在突厥语中变为Beg,在汉文史籍中转写为“匐”、“别乞”和“伯克”、“巴依”等。

乌孙与大月氏原先共居于敦煌、祁连之间。祁连为突厥语“天”(tengri)的音译。同时猎骄靡幼时被置于草中,受狼哺育的传说,与后来《周书·突厥传》所记突厥祖先阿史那幼时被置于草中,有牝狼以肉饲之的记载有明显的传承关系。乌孙似为一种操突厥语的部落。

王大虎

(二)张骞凿空

秦汉之际,中原战乱,匈奴方强。汉朝建立后,经过100余年的休养生息,国力大为增强。汉武帝在审问匈奴降人时听说月氏与匈奴为世仇,为匈奴所败后向西逃窜,一直怨恨匈奴。汉武帝认为对付匈奴需要帮手,决定派张骞到西域去联络月氏共击匈奴。

西汉建元三年(公元前138年)张骞率匈奴人甘父和100多名随从离开长安。他们在河西地区为匈奴所获,被送到漠北匈奴单于处。单于质问张骞:“月氏与汉之间隔着匈奴,汉朝为什么要派使臣到那里?如果匈奴要派使臣到汉以南的南越,难道汉也会允许吗?”匈奴把张骞拘留起来,但未加X,还嫁女给他为妻,后来生了孩子。张骞虽然被俘,却不忘使命。10余年后,匈奴人对张骞的看管放松,张骞寻机从匈奴逃脱,日夜兼程,到达大宛(今费尔干那盆地)。大宛派人送他们到康居(阿姆河以北粟特之地),康居又把他们送到月氏。月氏人在大夏定居以后,觉得当地土地衍沃,物产丰富,很是满足。虽然张骞尽力劝说他们与汉朝联合共同打击匈奴,但他们却不愿意再与匈奴为敌。张骞出使没有达到目的,只得回还。在归途中,经过X南部,再次被匈奴所俘,但又一次逃了出来,回到长安。这次出使前后共14年。

张骞虽然没有能说服月氏与汉结盟,但却第一次给中原人带来了西域地区的可靠消息。公元前119年,汉武帝派张骞再次出使西域。汉朝非常重视这次出使,使团共配有300人,每人两匹乘骑,携牛羊数以万计,并带大量钱币、丝绸。张骞本人直接到乌孙,他派出许多副使分别前往康居、大宛、大月氏。

汉武帝派张骞再次出使的目的是劝说乌孙迁回河西故地,与汉朝共同对付匈奴。此时猎骄靡已经年迈,不能控制部落,而各首领也不愿再回河西故地。不过乌孙最后同意派出使臣随同张骞回汉,向汉朝进献乌孙马。

在冷兵器作战时代,马匹是军队机动的主要手段。中原地区自古以来惯用蒙古马,这种马虽然吃苦耐劳,但马种矮小,奔跑速度不快。中亚的马是世界闻名的良种马,高大俊美,速度快,耐力好。乌孙马在汉朝大受欢迎,被称为“天马”。后来更为优良的大宛马输入后,乌孙马被改称为“西极马”。从这个时代起,中亚与中原之间的“丝马贸易关系”就正式建立了。张骞派往康居等地的副使后来引导诸国使节也陆续回到汉地,使中原与西域的关系空前地密切起来。

张骞因为出使西域,为国建功立业,得以封侯后,许多曾经跟随他出使的下级官吏都把出使外国视为晋升的捷径,争相X介绍国外异闻。武帝因为西域距离遥远,旅途艰险,非常人所乐往。所以凡有所请皆批准之,许其招募从人,为之准备行装。过于频繁的出使使当道西域诸小国不堪忍受接待的靡费。

张骞是中国历史上伟大的探险者。张骞出使以后,西域与中原建立了密切的联系,西域历史成为中国历史的一部分,中亚草原成为连接中国与西方文明的桥梁。如果说公元前6世纪波斯帝国的建立使从地中海到中亚的商路贯通,马其顿亚历山大的东征使这条商路延伸到欧洲大陆的话,那么月氏、乌孙的西迁和张骞的出使又使这条交通线向东伸及中原。到这时我们可以说丝绸之路已经全线贯通了。

王大虎
王大虎

王大虎

(三)西极天马歌

张骞出使月氏时曾路过大宛。大宛是汉代对与我国X喀什地区为邻的费尔干那盆地的称呼。那里土地衍沃,适于农业,自古以来便是人烟稠密之地。在汉代已有属邑大小70余城,户口6万,人口数十万。大宛之北是康居,其西为月氏,其西南为大夏,东北为乌孙。大宛出葡萄酒,极耐储藏,可置数十年不坏。富人家藏酒多者可达万余石。

大宛与中原虽然距离遥远,但早知道汉朝富庶,想与汉朝联系,苦于不得其径。听说张骞来,其X者十分惊喜,问欲何往。张骞说明自己是汉出使月氏的使臣。请大宛派人送他到月氏,并许诺回汉地后,汉朝会以大量的钱物酬谢大宛。大宛王如张骞所请,派出翻译把他们送到康居的中心(今乌兹别克斯坦泽拉夫善河流域),康居又把他们送到月氏。

大宛最为出名的物产是骏马。费尔干那的马体形高大,速度耐力兼备,善于长途奔跑,是极为优良的战马。汉使看到这种马流出的汗水中有血,感到奇怪,便称之为“汗血马”,说是天马的后代。汉朝的郊祀歌在描写天马时说它“霑赤汗,沫流赭”。后来“汗血马”或“天马”成为西域良马的代称。现代学者今天在中亚仍然可以发现这种“汗血马”,经过研究他们终于解开了这汗血马的秘密,他们发现这种马身上有一种寄生虫,马因虫子的叮咬而X。

张骞归国以后,汉朝每年派出许多使臣到西域各国。不少使臣到过或途中路过大宛,打听到大宛良马的消息。他们回到汉地后向武帝报告说,大宛把其良马藏匿在贰师城,不愿给汉使见到。

武帝听说大宛出良马,便派使者车令携千金和金马到大宛,希望与大宛交换马匹。但大宛的中原产品很多,不把汉使的礼品看得十分贵重。大宛君臣讨论后认为天马是本国的宝马,不能轻易提供给汉朝。且汉与大宛相距遥远,天山以北为匈奴控制,天山以南缺乏水草,汉朝数百人的使团前来尚且路途艰难,常因乏食而死亡过半,汉不可能因此发兵进攻大宛。车令怒而失态,打碎金马,拂袖而去。大宛国君认为汉使轻视他,令其东境的郁成王拦截汉使而杀之,并掠取汉使财物。

消息传至长安,武帝大怒。曾经出使过大宛的汉朝臣下向武帝建议,说大宛国弱,率兵3000人以强弩攻之便可破其国。汉朝有700骑攻破楼兰的经验,遂命宠姬李氏之弟李广利为将军率兵数万X大宛。武帝要求李广利攻取贰师城,夺取大宛宝马,授予李广利“贰师将军”的称号。

李广利大军进入西域后,当道绿洲诸小国皆闭城坚守,不肯供应汉军食粮。汉军强行攻城,攻下者被迫提供军粮,攻不下只得撤围而去,艰难的行军使汉军大量减员。至大宛东界郁成时,只剩士卒数千人,皆疲惫不堪。李广利以疲弱之师攻郁成不克,死伤惨重,自视难以取胜,只得引军撤回。往来计时两年,至敦煌时所剩士卒不过出发时的10%—20%。李广利X汉武帝,陈言出征的经历,说明因饥饿减员,致使兵力不足以胜敌。要求先批准罢兵,准备再次征讨。

武帝闻李广利败回大怒,下令关闭玉门关,不许败军回还。武帝考虑到汉军如不能战胜大宛这样的小国,不但得不到宝马,而且使大夏诸国轻视汉朝,西域诸国也会刁难汉朝使臣,因此决定再次出兵X大宛。此次出动6万余军队,负私粮及私从者不计在内,征发牛10万头、战马3万匹,驴和骆驼等驼畜万余头。汉军侦知大宛城中没有水井,用水依靠从城外引水。汉军计划派水工使河水改道,并凿穿城墙以破城。

汉朝第二批大军浩浩荡荡地西征,使西域当道诸国均感惊恐,都主动提供军食。只有轮台(今库尔勒之西的布古尔)闭门拒守,汉军围城数日,攻下轮台。李广利大军抵大宛东境,击败大宛军队。绕过郁成到达大宛都城,按预定的方案,绝其水源,围城达40余日。大宛军心动摇,一些X经过密谋杀死了大宛王毋寡,企图与汉约和。此时汉军攻破其外城,俘获大宛勇将煎靡。残余的大宛军队退入禁城,派出使臣持其王毋寡首级请降,要求汉军停止攻城,他们愿献出良马,向汉军提供粮食。使臣还表示,如果汉军不停止攻城,他们就杀尽良马,等待康居的救兵,与汉军死战到底。当时康居救兵已经接近,只是因汉军势大不敢进。李广利得知大宛城中有来自中原的人帮助凿井,水源问题已经解决,况城中储粮甚足,汉军不利持久,乃同意大宛方面的请求。汉朝选取了上等良马数十匹,中等以下的雌雄马3000余匹,并从X中选择较为亲汉的昧蔡为大宛王,与之订立盟约而归,最终未能进入大宛的禁城。

当初从敦煌出发时,李广利考虑到此次出兵人数众多,途中筹粮困难,遂下令分道而行。一支千余人的汉军至郁成时,李广利的主力已经深入大宛国境100余公里,围攻大宛都城。这支汉军令郁成提供军食,遭到拒绝。领军将领自以为汉军势大,轻率下令攻城,暴露汉军实力。郁成守军发现这支攻城汉军人数不多,遂率兵出城X,汉军大部被歼,仅余少数逃到李广利主力处。李广利克大宛都城后,命一支汉军攻破郁成。郁成守将逃至康居,汉军追至康居,迫令康居献出郁成守将而杀之。汉军撤走后,李广利所立之昧蔡因亲汉遭其他X的怨恨而被杀,又立先王毋寡之弟为王,但仍与汉保持友好关系。

大宛的征服和乌孙的归附使汉朝获得了优良的马种“西极马”和“天马”,武帝因之赋《西极天马歌》以示庆贺,诗曰:

天马徕兮从西极,

经万里兮归有德,

承灵威兮障外国,

涉流沙兮四夷服。

汉朝远征大宛使西域与内地的关系空前密切起来。汗血马的引进改良了中国的马种。考古学家们发现,汉代以后,中国战马的造形与汉以前明显不同。汉人还从大宛引进了优良的饲草苜蓿以及葡萄。汉军对大宛城的围攻也迫使大宛人从中原人那里学得凿井术[39]。

王大虎

(四)汉家嫁女天一方

乌孙与汉朝原无直接交往。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归国后,向汉武帝介绍了乌孙的实力,认为既然大月氏不肯东回,可招乌孙回河西故地,以对付匈奴。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汉武帝第二次派张骞出使西域,目的在于与乌孙结盟,共同打击匈奴。乌孙与匈奴相邻,知匈奴强大,但对汉朝实力不知底细,不敢贸然答应与汉结盟。汉元鼎元年(公元前116年)乌孙的使臣与张骞一起来到汉地,看到汉朝国土辽阔,国力强盛,富庶无比,归国后把自己的观感报告给猎骄靡,使乌孙对汉朝的态度发生变化。

匈奴得知乌孙与汉相通,怒而发兵进攻乌孙。猎骄靡昆莫以千匹骏马为聘礼,遣使要求与汉联姻。汉武帝于元封三年左右(公元前108年)以江都王刘建的女儿细君为公主(又称江都公主),下嫁乌孙猎骄靡昆莫为右夫人,与昆莫约为兄弟。匈奴亦嫁女给猎骄靡,得立为左夫人。细君公主在乌孙语言不通,生活不惯,内心十分痛苦,作歌曰:

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托异国兮乌孙王。

穹庐为室兮旃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为浆。

居常土思兮心内伤,愿为黄鹄兮归故乡。

时猎骄靡已经年衰,要求细君与自己的孙子军须靡婚配。细君公主因其不合汉俗而反对,X武帝。汉武帝要她遵从乌孙习俗,保持与乌孙的联姻关系,以抗衡匈奴。细君听命,嫁与军须靡。猎骄靡死后,其孙军须靡继立。细君公主生下一个女儿名少夫。细君公主下嫁乌孙时,汉朝为表示后援,在乌孙之北(约今阿尔泰山之北蒙古西部)的眩雷设置屯田。

细君死后,汉朝又以楚王刘戊的孙女解忧为公主,再次下嫁给军须靡。军须靡除了汉公主之外,还有一位匈奴夫人。军须靡死后,其叔父翁归靡继位,号为肥王。解忧公主按乌孙习俗,又嫁给肥王翁归靡,生有三男二女,均成为乌孙国内有影响的X。长子曰元贵靡。次子名万年,后任莎车王。第三子曰大乐,后为左大将。长女弟史长成后为龟兹王绛宾之妻。次女素光嫁乌孙X若呼翕侯为妻。解忧公主带去的一名侍女名冯燎,后来嫁与乌孙右大将为妻,号为冯夫人。冯夫人曾受解忧公主派遣,代表解忧公主持节到西域各地行赏活动,受到人们的尊敬。

乌孙原先虽然与汉朝联姻,但一直不愿得罪匈奴,在汉与匈奴之间持两端。汉昭帝末年(公元前74年),匈奴发兵入侵乌孙,要求乌孙献解忧公主。解忧公主与乌孙王翁归靡昆莫连续X汉廷,报告匈奴连年出动大军侵袭乌孙,向汉求援,愿与汉夹击匈奴。汉宣帝出动15万军队,分兵5路进攻匈奴,并派校尉常惠赴乌孙监领乌孙军,与汉军协同作战。本始三年(公元前71年)汉5将军共俘斩匈奴7000余级。翁归靡发兵5万,攻入匈奴右谷蠡王驻地,俘斩单于叔父、嫂、公主、名王以下共4万余级,马、牛、羊、驼70余万头,获大胜。此战之后,汉朝正式设立了管辖西北广大地区的军事行政机构——西域都护府。汉军将领常惠、辛庆忌等屯田于乌孙都城赤谷城。

汉神爵二年(公元前60年)翁归靡死,军须靡与匈奴夫人所生之子泥靡得立为昆莫,号为狂王,并按乌孙国俗以解忧公主为妻。汉朝原期望解忧公主所出之元贵靡能立为昆弥,因此感到失望,汉与乌孙之间出现矛盾。解忧公主虽然为泥靡生一子鸱靡,但与泥靡关系不很融洽。汉宣帝神爵末至五凤中,汉使魏和意、侯任昌访问乌孙时,解忧公主与汉使密商以阴谋除掉狂王。汉使在乌孙都城赤谷城设宴请狂王,席中伏兵谋诛狂王,以夺取乌孙X。席间行刺时,狂王受伤逃脱。狂王之子细沈瘦率兵包围赤谷城。汉朝驻西域最高长官西域都护郑吉得知此事,立即征发军队前往赤谷城解围。为了维护与乌孙的关系,汉朝另派使臣携医生为狂王治伤,并将汉使魏和意与侯任昌用槛车解送回长安。两位汉使因擅自主张刺杀乌孙昆弥,破坏汉—乌孙关系而被处死。

狂王受伤时,翁归靡匈奴夫人之子乌就屠亦从席间逃出,率X从人避于天山之中,以匈奴将发兵来护佑为号,乌孙民众多归之。后来乌就屠袭杀狂王,自立为昆弥。冯夫人之夫乌孙右大将是乌就屠的亲信。汉朝西域都护郑吉为稳定乌孙的关系,派冯夫人通过右大将勾通与乌就屠的联系。汉朝希望立解忧公主与翁归靡所生的元贵靡为昆弥,以确立乌孙亲汉的国策。乌就屠与冯夫人协商后,双方达成协议,乌孙决定保持与汉朝的关系,汉朝也维护乌就屠的既得利益。于是汉X正式委派冯夫人为使臣到赤谷城,召见乌就屠,宣布把乌孙分为大小两部,各定地界。乌孙在猎骄靡时代就有分裂的迹象。猎骄靡之中子大禄实力很强,在军队中很有威信,自率万余人另居。

汉朝立解忧公主与翁归靡所生子元贵靡为大昆弥,率众6万户,而改立乌就屠为小昆弥,领户4万,均接受汉朝X。后来乌就屠死去,乌孙小部内乱。汉朝又册立乌就屠之孙为小昆弥。此后乌孙一直由大小两位昆弥X。大昆弥之位在解忧公主的子孙中传袭,至西汉末传了4代;小昆弥之位在乌就屠的子孙中传袭,至西汉末传了5代。东汉班超1世纪末经营西域时,乌孙仍然由大小昆弥分治,是时上距冯夫人分封大小昆弥已经一百数十年。

解忧公主和冯夫人在中亚草原上生根立业,为维护祖国内地人民与西北边疆人民的友好关系作出了重要贡献。她们是草原丝绸之路历史上值得人们怀念的杰出女性。1954年前苏联人类学家金兹布尔格发表了天山中部—阿赖地区公元前4—2世纪乌孙时代人骨资料[40],文中提到,这一时期发现的唯一女性头骨是典型的蒙古人种。作者根据汉公主下嫁乌孙的史实推测,这具女性头骨是X妇女的[41]。

根据文献记载,秦汉时期天山东部地区生活着车师(又称为姑师)人。一部分车师人聚居在吐鲁番盆地,依托绿洲以灌溉农业为生,一部分车师人生活在天山东部山区草原,以畜牧为业。后来在汉代,车师分裂为几个小王国,分别称为车师前国(以吐鲁番为中心)、车师后国(天山东段以北)、车师都尉国和车师后城长国。其全部人口约为1.2万余人。

1976年在修筑吐鲁番通往库尔勒的南疆铁路的鱼儿沟车站时,在附近的阿拉沟、鱼儿沟汇流处发现了一大片古代石堆墓冢。学者们在这里进行了三年多耐心的发掘工作,根据文物的特点和碳14同位素年代测定,确认这是一片车师人的墓地,其时代在公元前800年至纪元初之间。在阿拉沟、鱼儿沟发掘的几乎每一座墓葬的出土物中都可见到钻木取火器。这是一种长条形的木板,长10—20厘米,宽2—3厘米,厚2厘米左右。板面多保留有钻孔,孔径约1厘米,孔内多有焦灼痕。这种钻木取火的方式,与不久前仍然存在的海南黎族和云南佤族钻木取火方式几乎相同。我国X有上古“燧人氏”的传说,足见从古代我国内地到中亚草原,存在着共同的文化联系。

在车师人墓穴中,考古学者发现了相当数量的海贝,用作死者的衣饰、颈饰,是车师人当年心爱的物品。经生物学家鉴定,这种海贝虽然不是什么罕见的品种,不过是普通的“货贝”、“环纹货贝”等,但不出产在内陆亚洲。可以想见,当时的车师人一定是通过贸易交换才从东亚的渤海、东海和南海,印度洋的阿拉伯海、波斯湾沿岸居民手中得到它。车师人还使用铜镜,铜镜片直径约10余厘米,其下往往有手持的把,其造型与希腊铜镜有相似之处。在好几座古墓中,学者们还发现了漆器。在木质的胎上,漆上黑亮的底漆,再用X色彩绘出云气。此外还有丝绸发现:这是一种平纹绢,在白色的绢地上,用墨绿、绛紫、绯红色的线绣出花鸟。这些漆器和丝绢只能来自中原。这说明居于天山深处的车师人并不是闭关自守的X,他们早就同周围的X有着密切的经济文化往来。他们在东方的中原人民与西方诸X之间扮演着文化交流的中间人角色[42]。

王大虎

6.安息王朝与中原

(一)安息国

在塞琉古王朝瓦解的过程中,波斯北部的希腊X者安德拉戈拉斯(Andragoras)宣布独立。一支来自中亚的操波斯语方言的游牧部落进入帕提亚(今土库曼斯坦与伊朗北部),在首领安息(Arshak)的领导下,于公元前250年X希腊王朝的X,建立了国家。西方学者习惯上称之为帕提亚(Parthia)王朝。帕提(Parth)与波斯(Pars)这两个词有着共同的起源,帕提亚人与波斯人之间也有着相当近的血缘关系,安息语与波斯语十分接近。

在我国史籍中这个王朝称之为“安息”,即这个王朝的建立者的名字Arshak的汉代音译。安息在波斯历史上是有如我国汉唐盛世那样的王朝。其极盛时代,领土西起弗利剌河(Euphrates,今译为幼发拉底河),与罗马帝国相对抗;东越阿姆河,包括高附(今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大夏。《汉书·地理志》描述其国云:“其属小大数百城,地方数千里,最大国也。”

汉武帝第二次派张骞出使西域时,张骞本人前往乌孙,而派副使前往其他诸国,其中有副使至安息,安息王命将领发兵2万骑过数十城,迎于距其都城数千里的东界阿姆河畔。

公元前1世纪中叶,罗马帝国向东扩张,与安息冲突。公元前53年,罗马帝国的“三执政”之一克拉苏率领7个军团越过弗利剌河。安息与罗X队之间发生激战,正当罗X队在进行殊死搏斗时,忽然安息人展开了鲜艳夺目的军旗,使本来已经疲惫不堪的罗X队倍受惊吓,结果罗X队败绩,安息人杀死了克拉苏,克拉苏之子自杀,原本赫赫有名英勇善战的罗X队中有2万名战死,1万名被俘。克拉苏的首级被传送到安息宫廷,罗马士兵被押送到安息后方。

法国历史学家瓦隆认为这些在关键时刻打击罗X队的士气,造成全线溃败的安息军旗是丝绸制成的。丝绸比当时任何纺织品都要绚丽,这是罗马人第一次见到丝绸[43]。通过与安息人的战争与和平交往,罗马人很快得到了丝绸。恺撒在罗马祝捷时,曾向罗马臣民夸耀其丝绸制品,使所有在场的人目瞪口呆。因为罗马人大量X丝绸,使金钱大量地流入异国商人之手。公元14年奥古斯都(Auguste,屋大维)临逝前,罗马元老院下令禁止男性公民穿戴丝绸,而且对妇女使用丝绸也作了限制。

安息地处东西商路要冲,当地人民自古善贾。安息立国500年,至225年为萨珊王朝取代,其时代大致与我国的秦、两汉时代相当。汉朝—安息的稳定关系对东西贸易的发展起了极大的作用。中国与欧洲的丝绸贸易控制在安息商贾手中,除陆路外,安息的商人还以波斯湾为中心,与东方的印度和西方的罗马商人交易。中国丝绸无论从陆路还是海路,均需经过安息商人之手才能运抵地中海。公元97年班超曾派甘英出使安息,直至波斯湾。甘英打算渡海前往罗马帝国,但安息不愿丧失对丝绸贸易的垄断地位,不希望汉与罗马帝国建立直接联系,对甘英夸大海上航行的风险,使甘英知难而退。

安息王朝的肇兴之地,即今之土库曼斯坦首都阿什哈巴德(Ashhabad)西郊15公里处的巴吉尔(Baghir)村的尼萨旧城遗址。尼萨遗址分为旧尼萨和新尼萨两部分,两地相距约1.5公里。旧尼萨是安息故都的王室居处,而新尼萨则是行政中心。这个古城存在于公元前3世纪—公元3世纪。1991年笔者参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主办的“草原丝绸之路”考察时,曾访问过旧尼萨。故城高大的城墙至今犹存,沿城墙筑有塔楼。内城面积达14公顷,现在只发掘出2公顷。考古工作是从20世纪30年X始的,当时的发掘由著名学者马松主持。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断了对尼萨城的研究,战后重新开始了发掘。现在意大利的学者也参加了这里的考古工作。研究工作初步揭开了旧尼萨的概貌。这里安息王朝时代的建筑与我国吐鲁番的高昌故城和交河故城有几分相似,主要是以土坯筑成的,但也使用少量的砖。尼萨城出土了许多价值连城的文物,其中一尊大理石希腊风格的X女神雕像,神态安详,身材优美,堪与维纳斯像媲美,是安息雕塑的代表作。旧尼萨还出土了数十支长约半米的象牙雕刻器具,其头部雕成各种动物和人形,亦具有希腊风格,精美绝伦。据司马迁《史记》记载,当时安息为西域最富强的国家,领有大小城镇数百,地方数千里。张骞曾遣副使至安息过其境数十城,至王都。后来安息王派使臣随汉使入中国,并向汉武帝进献鸵鸟蛋和从罗马帝国俘获的杂技演员。安息的都城曾数度变更,我们虽不知道张骞所派出的汉使所至的王都是否就是尼萨旧城,但他们至少经过或听到过这个地方。

据《后汉书·西域传》记载,安息的“东界木鹿城,号为小安息”。木鹿城(Merv)的遗址位于今土库曼斯坦南部马里绿洲。这片绿洲位于木尔加布(Murghab)河下游,是古代呼罗珊地区的中心之一,也是丝绸之路上的一个重要的中转站。

木鹿城旧址在距马里新城以东30公里的古马鲁遗址。古代马里绿洲的水源来自木尔加布河。由于河水不断改道,所以这里的政治、经济中心也时常变动,但搬迁的距离并不远。现在整个遗址在一片盐碱滩上,处于X保护之下。波斯帝国时代(相当于春秋战国时代)的木鹿城遗址称为埃尔克·卡拉(Эpк-Кала),始建于公元前5—4世纪,位于马里绿洲的中心,当时城区面积达20公顷,四周有高大的城墙,现存高度尚达25米,城中宫殿基础高达15米,蔚为壮观。

塞琉古王朝至X时代(相当于东汉至唐代)木鹿城的中心在格奥尔·卡拉(Gyaur-Kala)遗址[44]。格奥尔·卡拉的整个遗址面积达360余公顷,遗址中发掘出不少带希腊风格的建筑遗迹,这里是安息王朝最大的城市。

751年唐朝军队在怛罗斯败于阿拉伯军队后,有一位中国官员杜环被俘,取道木鹿前往大食。据他记载,当时末禄(木鹿)城周长15里,用铁为城门,城中有盐池。有佛寺两所。末禄国的方圆为东西140里,南北80里。这里村栅相连,树木交映,灌溉农业十分发达。绿洲的四面均为流沙。杜环在12个半世纪以前所看到的末禄城,就是格奥尔·卡拉这片遗址。苏联学者在这里进行了长期的考古研究,目前发掘出来的古建筑中,就包括了杜环《经行记》所提到的两个佛寺,我们参观了其中之一的发掘现场,此处出土过释迦牟尼的头像和梵文铭文。从释迦牟尼头像的尺寸判断,这个佛像原高应为10米以上。按苏联学者的研究,这个佛寺建于3—4世纪。城中果真如同杜环所描述的一样,有一片盐卤池。这一时期的遗址中还发现有聂思脱里寺和祆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