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虎

王大虎:康熙出殡

回顾康熙不平凡的一生,他八岁登基,十岁丧母,在祖母孝庄皇太后的扶持下,才稳固了皇位,拿下了鳌拜,平定了三藩,统一了台湾,廓清了漠北,国泰民安,种种功绩,足以青史留名,彪炳千古。康熙一生治国勤勉,完全称得上是数百年难得一见的英明帝王。后世对于康熙之死有很多传闻,那么,他驾崩出殡时的情形又是怎样的呢?

出殡当天,康熙的灵柩用三十二人的木杠抬出东华门,灵柩必须抬得稳稳当当,即使上面放一碗水,也不准溅出来。每过门、桥,送葬大臣都祭酒三杯,焚烧纸钱儿。沿途州、府、县官员,定点“路祭”。灵柩抵达陵区下葬时,先将谥册、谥宝放入地宫,然后,太监掌灯在前,嗣皇帝恭引灵柩进入地宫,王公大臣随后。关闭地宫后,祭奠,举哀,祭告天地、山神。当这位千古一帝长眠于地下之后,围绕着他的传说、迷惑、猜想就一直都没有间断过。

康熙皇帝出殡的时候是由景山观德殿出发的,抬棺的有7920人,走的路线是两条,一条路线是从通州一直到隆福寺行宫,这是抬棺人走的路线。另外一条道路就是从紫禁城到陵寝,这条路是雍正皇帝走的。修这两条路大概用了一万人,景陵那条路大概四千五六百人;从紫禁城到东陵这条路用了五千多人,两条道路加在一起将近一万人。而且这些道路并不是随便铺的,大家看老版《红楼梦》中元春省亲的时候,铺路还要洒水,然后还要铺黄土,铺多宽是有规格的,如果铺得窄了的话,128杠抬不开。如果按照现在的计量单位说的话,道路的宽度最少也得是15米。

王大虎
王大虎

这条路都是黄土铺道,走之前还要净水泼街,雍正皇帝走的那条路也是这样的。雍正皇帝先走,提前在庐殿那儿跪着等棺材过来,五十里之内不允许人走动,棺材到了之后,他就朝着这个棺材开始行礼了,所以半路上祭奠的程序特别复杂,而且一天走多少里是固定的,要按照规定一步一步来。

 

当时的一些档案中有这样的记载:康熙皇帝到建造景陵的地点时,看到这是一个池塘,池中有好多好多水,当时池塘里就住着一只灵兽,世世代代在这儿生存着。康熙皇帝下指令把水排出去,然后把这个池塘垫平了,这只灵兽很不满意,就给康熙托梦,说你最好不要这样做,我们世世代代几辈子都住在这儿,你得给我们一条生路吧。康熙皇帝说,那怎么行,天下就是我的,这个地方我要用,我要尊崇我父亲。最后池塘还是被垫平了。这灵兽没有办法,就走了,跑哪儿去了呢?跑到龙门口水库那个地方去了。龙门口水库水面大,但是那个地方是别人的地盘,所以这只灵兽就一直憎恨康熙皇帝,说将来非要报复他,用什么报复呢?用水淹你的棺材,然后起火烧你的殿。但是这仅仅是个传说,用科学的方法解释的话,这肯定是不可能的。

现在的景陵地宫里面,可以说是满堂积水,地宫的石门被撞坏,然后在金券里面会漂着好多棺材板,尸骨漂了一层,地宫非常X,帝后妃的尸骨仍然浸泡在水中。在冬季的时候,在它的过道里面会感觉到空荡荡的,因为冬天水会退下去,到雨季的时候,水会涨上来。所以,我渴望将来能有一个机会对景陵进行保护性的发掘,把圣祖仁皇帝这样一个千古大帝的陵寝,能够进行有效的保护,能够让他在九泉之下安息。

在清十二帝当中,康熙皇帝的陵寝是极其特别的。比如,他修建了安葬妃嫔人数最多的景妃园寝,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除景陵妃园寝之外,景陵还建有一个单独的双妃园寝,里面葬了两位皇贵妃,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尽管景妃园寝是康熙身边女人们向往的归宿,但跟清帝陵的整体规模却不可同日而语。清朝在陵寝建筑上基本继承了明代的形制,同时又融入了一些满族入关前陵寝的建筑特色。可以说,清代陵寝体现着中国历代帝王陵寝的最高水准,既具有完美的视觉效果,又是一个朝代荣辱兴衰的晴雨表,就连景妃园寝里宝顶的排序都体现着等级制度的森严。

康熙的景陵并不是他登基以后立刻开始建的,而是在他的第一任皇后赫舍里氏去世后才着手建的,而且景陵里的妃园寝里葬着48位妃子和1位皇子,康熙皇帝虽然后来都不立皇后了,但是他的妃子却是最多的。这些妃子的后人,如果在节日里要去祭祀自己母亲的话,还真是个难事。你想,好多皇子到妃园寝里面去,这么多宝顶,找到自己母亲的很不容易。有时候这些皇子会让守护大臣们在里面伺候着,这些大臣得找到皇子的母亲葬在哪儿啊。后来,大臣们就想了个办法,编了一段顺口溜,说景陵妃园寝葬着的都是谁,葬在哪儿。其中有这么一句:“陵寝门内左右审,左马贵人右僖嫔。”一共是26句话,把这些妃子们和皇子的位置,都给划定了,后世儿孙们祭祀的时候,就比较方便了。

为什么会造成这种现象呢?那时候不和现在一样立碑,上面什么都不让写,原因在于当时只有妃以上的是有牌位的,嫔以下就没有了。但是神牌位置和后面宝顶位置是对应的,在享殿里面摆放着,每到祭祀的时候请出来。但不能在享殿里面行礼,必须到自己的宝顶前面去,因此,嫔以下的妃子们很难找到对应的位子。

其实,在我们今天看来,虽然说这些妃子葬在了景妃园寝,但也是挺可悲的,连碑都没有,然而在那个时代,女人能够葬在景妃园寝,对她们来说也是一种荣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