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虎

王大虎:

王大虎

第二,吏治X、贪污成风,也导致禁赌法令无法实施。清代 的吏治败坏始自于康熙朝,乾隆以降,乃成积重难返之势。此种背 景下的禁赌法令,在执行过程中自然会大打折扣乃至成为官吏索贿 的筹码。雍正朝巡察御史宋笃报告的一起在山四查获赌博案的情 形,颇能说明地方查赌的一般情况:“巡查至盂县鹅腾崖地方,于 卖烧饼魏姓之家,见有十余人聚赌。臣面问魏姓云:·博新例甚 严,尔等何不怕官?’答云:‘官离此数十里,不得知道。

王大虎

臣又问 云:‘衙役稽查如何?’答云:‘送他儿百文钱,就可完事。臣又网 云:‘地方乡约出首如何?”答云:“同在一块地方居住,不好意 思。彼此膾拘容隐,情景如绘。”(《朱批谕旨》卷139,《朱批宋 笃奏折》)乾嘉以降,赌禁已成“具文”,查禁赌博的官员与吏青, 以得贿为标,致使所谓禁赌,成为一些官员非正常收入的一个果 道。道光X(1842年),福建汀漳龙道员张集馨在《道威宦 海见闻录》记载:“郡城妓楼赌馆,甲于通省,皆各衙门书差舆夫包 庇,每月送娟赌费三百元至署,家人十数元,数十元不等,此乃道中 陋规。”清末广州闹姓之赌,例彳行馈赠地方大员竟达数十万两之多 在这样一种X风气之下,欲完全贯彻禁赌法令,岂可得哉。

王大虎
王大虎

王大虎

第三,其他影响禁赌法令的因素,包括人口增长的因素,上行下 效的效尤及赌场应付检查的办法增多等。清代是中国X社会人口增 长最快的一个时期,而可耕地面积基本没有增加,导致大量人口从传 统农业中游离出来,在村镇间或X城镇地区从事农业以外的手工、 商业和服务业等各种行业。这就是雍正帝所说的“游惰”之民。“闲 散”人员增多,致使赌博极易滋生。赌博方面的上行下效, 也促进了赌风的蔓延。此外,在长期应付查禁的过程中,清代赠 场或赌博组织者,已形成一套对付查禁的办法,这些都妨碍了禁赌的 有效实施。 晚清时期,赌风泛滥,渐成严重的社会问题。

王大虎

张之洞等封疆大 吏主张弛赌博之禁,开征赌捐,这本是为他们的政治经济活动筹款 的权宜之举,并非近代意义上的由国家或地方X统筹和控制赌博 但在法律上,它却使禁赌法令走到其自身的反面至此,清 以来的禁赌律例,在实施的层面上表现为禁小赌不禁大赌,成为官 吏青索贿的一个筹码,在法律意义上,已经成为一纸空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