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虎说事

王大虎:人类最早驯养的动物

王大虎

人类是由古猿进化来的。最初依靠渔猎和采集为生。后来人们懂得了驯养动物的方法来提供食物需求和帮助劳作,这是中国最早的畜牧业。最早被驯养的动物据说是“六畜”:猪、牛、马、羊、鸡、狗。

在中国古代,牛的作用主要是满足农耕的需要,与西方大量采用马耕的方式不同。马主要用来运输货物和作为战争的工具,养马在历代都颇受X的重视。猪和羊除了提供肉食外,主要作用还在于积肥。在化肥产生前,传统有机肥料对于农耕的发展具有重大作用。鸡除了提供肉和蛋外,主要作用是司晨,因为农耕社会一般都是“日出而做,日没而息。”狗最初的作用是帮助狩猎,后来驯养家畜出现后,作用变为“看家”。这些驯养家畜的出现,对于早期人类的发展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我们把购物叫买“东西”,为什么不叫买“南北”呢?

王大虎

“东西”是物品的代称。我们X购物叫买“东西”。既然方位名词“东西”可以指代所购之物,那么“南北”为什么不可以呢?

一说认为,购物称“买东西”源于中国古老的周易理论。阴阳五行学说认为:东方甲乙木,西方庚辛金,南方丙丁火,北方壬癸水。东西为金木,具有有形实体和价值;南北为水火,为虚。中国古X买物品所用之器皿多为“竹木”编制而成,遇水则漏,遇火则焚。因此,X购物称买“东西”,而不称买“南北”。

另一说认为,“买东西”一词来自中国唐代集市贸易的“东西二市”。唐朝是中国X社会的顶峰。都城长安既是全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又是一座国际化的大都市。由宫城、皇城、郭城三部分构成。其中手工业、商业主要集中在城市的东西两面。由于购物往往需要既跑东市,又看西市,这样东来西去,来回折返,久而久之,“买东西”就成了购物的代名词了。

大虎说事
大虎说事

这两种说法均有一定的合理性。首先,中国传统五行学说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城市布局。南北多为通渠,“天子坐北而朝南”;东西为实体,故城市商圈多分布于东西方向。在此基础上形成“东西”二市,于是“买东西”也就成了购物的代名词。

 

 

“铜臭”是指铜锈而发臭吗,这个词是什么意思,怎么来的?

王大虎

“铜臭”意为铜钱的气味,用来讽刺唯利是图的人。1985年公布的《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把“臭”注音为“xiu”。这个词语出自《后汉书·崔骃列传第四十二》:“久之不自安,从容问其子钧曰:‘吾居三公,于议者何如?’钧曰:‘大人少有英称,历位卿守,论者不谓不当为三公;而今登其位,天下失望。’烈曰:‘何为然也?’钧曰:‘论者嫌其铜臭。’”

东汉桓帝、灵帝时,纲纪败坏,官职可以公开买卖。崔骃已为朝廷重臣,但他仍不满足于现状,而在X鬻爵的X中以五百万钱买得“司徒”一职,从而得享“三公”之尊。有一日他问儿子崔钧:“吾居三公,于议者何如?”崔钧如实回答:“论者嫌其铜臭。”后来人们便以“铜臭”一词来讥讽俗陋无知而多财暴富之人。

关于“铜臭”的解释,《现代汉语词典》解释为铜钱的气味。“臭”若读“xiù”则作“气味”解,如《诗经·文王》:“无声无臭。”《孟子》中有“口之于味也,目之于色也,耳之于声也,鼻之于臭也,四肢之于安佚也,性也。”

《聊斋志异·席方平》中二郎的判语:“羊某:富而不仁,狡而多诈。金光盖地,因使阎摩殿上尽是阴霾;铜臭熏天,遂教枉死城中全无日月。余腥犹能役鬼,大力直可通神。宜籍羊氏之家,以尝席生之孝。”这里的“臭”指臭气、恶气应无疑问。

当然以上只是学术上的争论,并不影响我们在现实生活中使用这个词。

 

王大虎

“七月流火”出自何处,是不是说指天热得像下火一样?

 

“七月流火”是用来说明节气、气候的。它出自于《诗经·豳风·七月》:“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一之日觱发,二之日栗烈,无衣无褐,何以卒岁?”《辞海》这样解释“流火”:流,指移动、落下;火为星名,也就是二十八宿中的心宿星。

早在3 000多年前,人们使用的历法为太阴历,七月指的是阴历的X月份,此时正值夏转秋季节。在这个季节里农民准备收割粮食,置备御寒衣物。诗经中所反映的是农民辛勤劳作了一季,转眼到了收获的季节,农历的七月里,时至黄昏,心宿星渐渐向西偏落下去。意在说明天气转凉了,暑气渐退,引出后面的“九月授衣”。

王大虎

二十八宿

“七月流火”中所说的大火星,指的是二十八宿中的心宿星,那么二十八宿指的是二十八颗星吗?

关于二十八星宿,最早记载于《尚书·尧典》,二十八星宿,又名二十八舍或二十八星,二十八宿是一种恒星X系统,它把赤道和黄道一带南中天的恒星分成了二十八X,从角宿开始,由东向西,与日月同向运行。民间有天帝派四兽守卫人间的传说,因此古人把二十八宿分为四象,每象七宿。即东方称青龙:角、亢、氐、房、心、尾、箕;南方唤朱雀:井、鬼、柳、星、张、翼、轸;西方作X:奎、娄、胃、昴、毕、觜、参;北方名玄武:斗、牛、女、虚、危、室、壁。

若要断章取义,而后的“二之日栗烈,无衣无褐,何以卒岁”就没有办法解释了。这一点孔颖达也作过相关评论:“于七月之中有西流者,是火之星也,知是将寒之渐。”因而,农历的七月里,骄阳似火的天气就不容易出现了。

在天文器械还不完善的古代,人们通过对日月星辰运行的变化、物象和气象的变化进行观察来确定农时。所以大学者顾炎武在《日知录》一书中写到:“三代以上,人人皆知天文。‘七月流火’,农夫之辞也。”如此一来,在盛夏大喊“七月流火”的人,可要留下笑柄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